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22)作者:逸铭


              (22)母狗

  欣妍從我的懷裏一躍而起,連聲說著「差點忘了」。

  「誰啊?」

  我沖赤著腳就往門口跑的欣妍問道。

  「你去開門,我進房間穿一下衣服。」

  等她意識到自己只穿著內衣才收住了腳步,說完轉身進了臥室。

  美瑩應該還沒這麽快回來,我很好奇來者到底是何人呢,會讓欣妍那麽興奮?今天第二次走到門後通過貓眼往外看,只見門外一個穿著白襯衫配深色西褲,一副領導派頭的男人,竟然是肖總。

  我趕緊打開了門. 肖總往後退了一小步,透過金絲邊眼鏡笑呵呵地看著我。
  「肖總,是什麽風把您給吹來了?」

  「哎呀,這麽些年了,也沒來看看你們,關心你們,心裏真過意不去。」
  「肖總,您別站在外面了,快進來,快進來。」

  我忙不迭地把肖總往屋裏請,生怕怠慢了她。

  「我早聽人說你們過得不寬裕,看來我確實關心得太晚了。」

  肖總一進門就四處打量屋裏的陳設,嘴裏不停唏噓著。

  「哪裏的話。你們領導這麽忙,能抽空來看望一下我們,心裏已經萬分感謝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麽忽然變得很會說話,在身後一關上門就趕緊引著肖總到客廳就座。

  「怎麽,欣妍不在家?」

  肖總剛一落座就打聽起了妻子。

  「哦,您看我真糊塗. 欣妍,欣妍,肖總來了。」

  我沖著臥室裏高聲叫道。

  「我馬上出來,你先陪肖總聊會兒。」

  「哎,也沒啥事,你別催,女同誌是不能催的。哈哈哈。」

  肖總用手指撓了撓梳得油光水滑的大背頭,豪爽地笑了起來。

  「肖總,您想喝點什麽飲料?我家有……」

  「我不喝那些洋玩意兒,只喝茶。我給你順便帶了點好茶,是古樹普洱,咱們一起品品。」

  肖總說著從隨身帶的皮包裏拿出一個陶罐放在茶幾上。

  「那好,我這就去燒水。」

  等水燒開的過程中,我站在廚房門口和肖總有一句沒一句的瞎聊著。

  「您看我們這兒也沒像樣的茶具,您就湊合著用玻璃杯喝吧。」

  我從廚房裏拎著水壺回到客廳,拿著兩個平時用來喝啤酒的玻璃杯放在茶幾上。肖總已經打開了陶罐,從裏面取出一小袋茶葉.

  「湊合可不行啊,特別是跟欣妍這麽優秀的女同誌. 你看這小小的茶葉袋都是用宣紙的,多講究。」

  「你們在說我什麽啊?」

  臥室的門被一下拉開了,欣妍微笑著款款地走了出來。只見她穿了一身淺湖綠的連衣裙,臉上施了淡妝. 我定睛一看,她裙下竟然換了一套黑色的內衣,薄薄的裙料掩不住隱隱的黑色在胸口和小腹處透出來。肖總的眼睛一搭上欣妍就拔不下來了,嘿嘿笑著讓欣妍快落座。

  欣妍在屋裏也蹬上了那雙奶白色的高跟鞋,徑直走到肖總的身邊挨著他坐了下來。

  「哎呀,怎麽才拿了兩個杯子啊。」

  肖總沖我笑呵呵地埋怨道。

  「我不喝茶的,你們喝就好了。」

  欣妍看著我沖茶,笑吟吟地說道。

  「讓他再去拿個杯子嘛,不喝也得沏上。男人可不能遷就。」

  我趕緊轉身進了廚房,心裏想這到底是來關心我們,還只是來關心欣妍了。放下新拿來的杯子後,我趕緊沖上茶,然後在茶幾另一頭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肖總,您真要調我去采購部啊。」

  欣妍跟著大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開口問道。

  「這種事情哪還有開玩笑的。我其實一直很關註你的表現,早就覺得你堪當大任。再說我和你父母也很熟的,當年我當技術員時,你爸可是我們單位的總工啊。你可能忘了,我還是看著你長大的呢。」

  在視頻裏欣妍掰開自己的私處被男人們視奸時,肖總也稱贊過她「堪當大任」。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日」後提拔?

  「可您覺得我行嗎?」

  欣妍謙虛地反問道。她臉上微微泛紅,可能是因為肖總的一番話一下子把他們倆拉得太近。

  「那怎麽不行?你是重點大學畢業,又在單位幹了這麽多年,是該讓你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我怕不服眾,有人說三道四。」

  「怕啥,有我支持你,我想大偉也會鼎立相助的。放心好了,肯定沒問題. 」
  聽肖總這麽一說,我才忽然意識到欣妍要去的采購部是歸大偉管的。難道上午監控裏被我窺見的那一幕,是欣妍已經開始向大偉拜碼頭了?

  肖總舉起手裏的玻璃杯,對著光欣賞了一下茶湯的顏色,和那慢慢舒展開後飄飄悠悠下沈的茶葉.

  「欣妍,你看啊,這人生就好比一杯茶,一浮一沈,拿起放下。就是說這茶啊沒泡出味兒的時候,茶葉都是浮著的,真出滋味兒了反而沈了下去。喝的時候啊要拿起來,喝完了要放得下。就是說成功的人生必須是拿得起,放得下。特別是男人。」

  肖總面對欣妍說完以後,呷了一口茶,意味深長地朝我看了一眼才放下杯子。
  「肖總,您說的太好了。沒想到您還這麽又哲理。」

  欣妍忍不住激動地拍了幾下掌。

  「是啊是啊,這都是肖總從豐富的人生閱歷中總結出來的,夠我們受用的。」
  我也趕緊附和道。

  「哪裏哪裏,我這些都是老經驗了,你們年輕人參考一下就行了。」

  肖總說完仰頭哈哈笑了起來。

  「誰說的。從看到調令起,我心裏就一直惴惴不安。不光是怕自己幹不好,更怕給您丟人。您剛才給我的教誨,幫我排除了不少疑慮. 」

  兩人就這麽一來一去地聊著,我看也插不上話,只好不停地給他們續水。看著此刻兩個衣冠楚楚坐在一起聊著公事的男女,我不禁想起了婚宴上欣妍陪著大偉夫婦給每桌來賓敬酒的景象。

  人類社會裏,衣裝和場合是非常有趣的兩樣東西。在攝影棚裏欣妍、美瑩和大偉可以一起赤條條地拍攝不堪入目的照片,一穿上衣服又馬上能遊走在婚禮這麽莊重的場合,非常得體地招呼形形色色的客人。不清楚昨晚在新房裏肖總是如何享用欣妍的,這兩具在男女性最銷魂處結合過的肉體,只要穿起衣服就能促膝談工作,談哲理,而且還當著女人的丈夫。

  「哎呀,肖總,我差點忘了您抽煙的。您看我這最後一盒剛抽完,家裏沒煙了。」

  「是啊,真不巧我身上也沒帶著。」

  「要不我馬上去買一下,很快的。」

  「算了,別麻煩了。咱們就安心喝茶吧。」

  肖總掃了一眼欣妍正不動聲色地端著杯子淺呡著,趕緊客氣起來。

  「您看我這平時不怎麽喝茶,可今天一喝您這好茶,就特別想抽煙。」
  我還沒說完就站起了身,瞥了一眼放下茶杯後臉上似笑非笑的欣妍,快步走出了家門.

  剛進小區門口的便利店,褲袋裏的手機就震了一下。我想一定是欣妍的微信,肯定是為了囑咐我拖一下時間再回去,於是不緊不慢地在店裏逛了一會兒,選了一條好煙到結賬處付錢.

  收銀員正拿著電話問清一個小區住戶的具體單元和門牌號。現在的社區便利店都有送貨上門兼收款的服務,我想欣妍應該也經常使用這種服務,卻沒阻止我為了買條煙特地下樓跑一趟。

  正尋思著男女之間一次和一百次的區別,手機又振動了一下。我暗暗吃驚難道這麽快就完了,好奇地掏出手機查看起信息。

  「你想幹嘛?!」難過「快點回來!」抓狂「」

  這是欣妍發來的第一條信息。

  「家裏避孕套用完了,你順便帶點回來。再去買點菜,晚上請肖總在家吃飯吧。」

  這是欣妍剛發來的第二條信息。

  我心裏莫名地一亂,拿起收銀臺上的煙和找零轉身就想沖出便利店,可天色突然暗了下來,頃刻間滂沱大雨從天而降。我在店門口收住了腳步,感到這雨水仿佛全傾倒在了我一個人的心上。在雨棚下的臺階上轉了幾圈磨,我顫抖著拆開手中的那條煙,抽出一根叼在嘴上,連打了幾下火機才點著。尋思著這老東西估計也用不了很久,索性就在便利店等等吧。

  十來分鐘後,趁雨勢稍弱,我三步並作兩步沖回了單元樓,還是被淋成了落湯雞. 連蹦帶跳地上到家門前最後一段樓梯時,我的雙腿突然象是灌了鉛般的沈重。顫抖的手壓在已經硬得不行的褲襠上,摸了幾次褲鏈拉鎖,最後還是忍不住把那根堅硬的東西掏了出來。

  剛套弄了沒幾下,就聽到樓下有人「蹬蹬」地往上跑。我趕緊把完全勃起的下體硬塞回了褲襠,剛想探頭往下看,一個紅色的身影裹著濕氣一下子撞到了我懷裏.

  「美瑩?!」

  「逸銘?!你怎麽在這兒?」

  之前撞破過我手淫的美瑩掃了一眼我還沒來得及拉上的褲鏈。

  剛還在感慨老婆在門裏被人插,自己卻只能在門外幹擼,哪知道美瑩就從天而將,送來了她溫暖的香唇嫩穴。我趕緊做了個「噓」的動作,拉著她退回上下兩段樓梯轉彎處的空間,一把摟住她瘋狂地親吻起來。

  不等美瑩倒過氣來,我就把她轉了個身。美瑩趕緊用手撐住樓梯扶手,往後挺出了臀部。等我拉起她齊臀窄裙的下擺時,發現她裏面依然和離開保安室時那樣赤裸著,於是掏出比剛才還硬的下體對準那密實的臀縫頂了上去。美瑩還沒充分潤滑,插進去的時候遇到很大阻力。她為了不發出聲音,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運動著腰先慢慢地推拉了幾下,讓她稍微適應一下。等她那裏很快濕潤了起來,我才慢慢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度。

  「咳咳……」

  忽然不知從哪兒傳來了幾聲假咳的聲音。我扭頭一看,竟然有一個男人手裏拿著手機對著我和美瑩,邊錄邊往上走到我們跟前。

  「你幹嘛!別錄,別錄!停下!」

  我趕緊和美瑩分開了身體,邊把還帶著她體溫和體液的下體塞回褲襠,邊盡量壓低音量厲聲呵斥道。美瑩先是嚇得一捂臉,立刻又騰出一只手往下拽裙子。
  那個家夥按了一下停止鍵,垂下了本來擋在臉前的手機.

  「你是……」

  我忽然發現這個人有點面熟,特別是他有點齙突的門牙,可一下子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美瑩聽到那「叮咚」一聲,知道錄像停止了,也放開了捂臉的手。
  「是你……」

  她失聲叫道,趕緊捂住了嘴。

  「對啊,你以為我找不到你。嘿嘿。」

  那個男人也學我壓低聲音,得意地說道。

  「他是誰?」

  「就,就是昨晚那個出租車司機……」

  美瑩吭哧了半天囁嚅道。

  「你怎麽會在這兒?」

  「你問你老婆啊。」

  「哎呀,別提了,沒想到這世界上還真有守株待兔的家夥。」

  「哎,快別說得這麽難聽,我只是現在專拉新娘了。估摸著你今天還會在那個酒店辦回門酒,就特地等在門口。沒想到真等到你這個兔子了。」

  「不是大偉送你回來的啊?」

  「還說呢,我是提前走的。大偉又喝多了,才自己叫了個出租車。沒想到遇上他了。」

  「那他怎麽跟到這兒了?」

  「哎呦,你不知道你們家這兔子有多狡猾,騙我在小區便利店買點東西,我想這麽大的雨,怎麽也得讓我送她到樓下。結果讓她撒丫子跑了,連車錢也沒給. 」

  「你怎麽不給人家車錢?!」

  我這才註意到美瑩身上也淋得透濕,心裏怪她老愛耍小聰明,不然這家夥也不會找上門來。

  「我是從酒席上偷偷溜走的,再說瞧我這一身哪有裝錢的地方啊。本來想跑掉也就跑掉了,小區裏這麽多樓………」

  「你忘了我們出租車司機可會記路了,特別昨晚又那麽難忘,不然怎麽會碰上你們這一出啪啪啪啊。」

  「她的車錢我來付。」

  我伸手掏出剛才買煙剩下的錢,隨便抽出幾張遞了過去。

  「你們以為這麽就能打發我了,忘了我手裏還有這個了?」

  出租車司機揮了揮手裏的手機,鼻子裏哼了一聲。

  「那都給你總行了吧,快把剛才錄的刪了。」

  我把手中所有的錢全遞了過去。

  「你如果這樣的話,我看還是算了吧。回去我就把視頻放到網上,再註上某年某月某小區某單元。」

  這家夥說著施施然轉身就要下樓。

  「回來,那你到底想怎樣?」

  我伸手扒拉了一下他的肩膀,這家夥立刻轉了過來。

  「我的條件也很簡單。昨晚天太黑,我沒看清嫂子誘人的身體. 你們只要讓我拍幾張照片留個紀念,我就把視頻當你面刪了。」

  「那怎麽能行,那跟拍視頻有什麽區別?!」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

  「哦,我忘了說嫂子可以把臉遮上,反正她的音容笑貌已經深深地刻在了我腦海裏. 」

  「那你先把視頻刪了。」

  美瑩湊上去伸手要搶他的手機.

  「哎,哎,別動手,動手我就叫人了,給你們鄰居直接來個現場播放。」
  「那我們怎麽能相信你?」

  我怕這小子犯渾,語氣已經明顯軟了下來。

  「別看我是個臭拉車的,可我是個講信用的人。再說這是你的地頭,你怕啥?」
  「拍就拍吧,你可說話算話。」

  美瑩可能怕再這樣僵下去,萬一有人上下樓就更麻煩了。說完她往後退了一步,伸手捂住自己的臉,把身體站得筆直。

  「我可不是要拍這個。你們要還這麽玩,我這就走。」

  「那你想怎麽拍,難道還要我給你凹造型?」

  「造型當然要凹,不過得先把衣服脫了。」

  「什麽,什麽?我不幹!」

  美瑩一聽,立刻甩動著肩膀抗議起來。

  「你可說好是遮臉的……」

  我說著拉住了美瑩的一只手,無奈地看了她一眼。

  「那就快點吧……」

  我見美瑩低下頭沒說話,轉頭對出租司機說道。

  美瑩無奈地輕搖了一下臻首,一手捂著臉,一手從胸口往下褪裙子。

  「來,老公去幫下忙嘛。」

  那個家夥見美瑩只能用上一只手,一副很不得力的樣子,咧開嘴笑著建議道。
  不算在試衣間裏主動為男孩寬衣那次,美瑩今天是第二次被人剝去這件紅裙。上午那次是被一個妒火中燒的母親,現在卻是被她一直心儀的男人。這兩次的共同點是都禍起欣妍對美瑩的報復。

  如果不是欣妍最初想當著我的面在公共場合暴露美瑩,她不會在保安室陷入被當眾去衣示眾的絕境。如果不是欣妍昨晚逼美瑩在我家樓下給出租司機口交,這個家夥也絕對找不到這兒來。上午那次後來一步步發展成由美英自己主導的,雖然算不上毫發無損,畢竟最後是她自己設法脫了身。眼下由我主導的這一場到底會是個什麽結局,我心裏竟一點底也沒有。

  我只好象木頭人似的走上前去,將裹住美瑩胸脯的大紅彈力布料卷了下來。那對大白兔立刻洶湧地彈了出來,嫩滑的肌膚上還沾著一些雨水珠。

  「好,別動,先拍張半裸的。」

  閃光燈在有些昏暗的樓梯間一亮,拍下了美瑩第一張被自己男人剝開衣衫的樣子。

  「嫂子轉一下身,我再來張側面的,這對大奶不拍側面可惜了。」

  美瑩只好轉過身,閃光燈又是一閃.

  「一只手捂臉就夠了吧。把朝我這邊的胳膊放下來,對。」

  胳膊放下來時,那個家夥趕緊按了一下快門,把美瑩那對側看顯得更高聳的乳房收入了鏡頭.

  「嫂子用這只手把大奶捧起來,對,好嘞。別動,我再拍張特寫,瞧那奶頭翹成那樣真好看。我說嫂子你可自己把臉捂嚴了。」

  經出租司機一提醒,我才註意到才這麽一會兒美瑩的奶頭已經勃起了,靠這邊的那個上還掛著從發梢上滴下的水珠。被所愛慕的男人剝衣,讓另一個陌生男人拍攝自己的裸體,我完全能理解女人因此所產生的羞恥,和因羞恥而產生的興奮. 因為我的下體也已經硬了起來。

  「好了。來,老公再接再厲,繼續往下脫。」

  那緊繃在美瑩身上的窄裙被我扒到小腹,快要露出女性正面那條肉縫時,那個家夥喊了一聲「停」。

  「先來張露出第三點之前的。」

  「你能不能快點,萬一有人出來怎麽辦. 」

  我家這個單元基本上都住滿了人,要不是這會兒下大雨平時也是人來人往的,這麽長時間沒人上下已經讓我感到很僥幸了。

  「好,好。那老公就趕緊幫太太全脫光吧。」

  讓他這麽一說,倒搞得好象是我等不急要把自己「老婆」扒光給他拍似的。我也沒功夫多想,為了抓緊時間,趕緊把那條裙子連拉帶拽到美瑩的膝蓋下。小腹失去布料前,美瑩就把手壓在了女性正面那些細節上。

  「快把手放開,我沒記錯嫂子是白虎,我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沒毛的女人呢。我還記得嫂子有不穿內褲的習慣. 」

  女人提起雙腿讓我把裙子從她腳下拿出來時,這家夥連聲贊嘆道。我直起腰抖了抖卷成一團的裙子,還用手抻了抻想盡量把它弄平整。這些毫無意義的動作,只是為了不讓自己去看親手剝光的「老婆」。

  現在的美瑩除了腳上那雙6吋大紅高跟鞋將她拔得亭亭玉立之外,白皙的胴體一絲不掛,皮膚在兩側髖骨處被撐得發亮。她比欣妍略微豐滿的體型,站在光線不是特別明亮的樓梯間,倒比躺在床上更顯得性感撩人。

  不用往美瑩那兒看我也知道,雖然面部的主要部分被她自己遮著,那原本白嫩的雙頰肯定早就一片緋紅.

  不知是不是因為昨晚已經被人家肆意撫摸過,這次沒等他催促,美瑩就把按在大腿根的手滑著自己的肌膚擺到了腿側。她盡力並著腿,同時將下腹收起,沒想到豐腴的大腿根卻把那光潔的肉丘擠得格外隆起,沿著肉縫兩邊往下的一粒粒毛孔也依稀可辨。

  「瞧這陰阜肉嘟嘟的,沒毛就是好看,還有這條迷人的陰戶縫看得真清楚,頂上那個圓窩真像個小酒窩. 來,嫂子給轉下身,對。瞧這翹翹的屁股真是個好菊花臺啊。」

  這家夥不但露骨地誇起女性私密處那些羞人的細節,還用菊花臺來形容女人的屁股。每次一提到自己露出的那些女性器官的名稱,美瑩身上能抖動的肉都會跟著輕顫一下。旁觀被自己親手脫得一絲不掛的「老婆」,任由一個陌生男人將她肉體上那些成熟女性的特征頻頻收入鏡頭,我心口忽然慌慌的,感覺自己似乎比拍攝者還要沖動。

  「來,嫂子再轉一下。瞧這小腰大屁股,大哥你真是好福氣。」

  美瑩那迷人的腰窩比欣妍還明顯,為豐碩的梨臀平添了無限的性感。我一直認為對曲線完美的女性來說,簡簡單單的站姿其實比刻意的搔首弄姿更熱辣。這識貨的家夥毫不客氣,連拍了好幾張。

  「來,稍微彎點腰。」

  忽然我口袋中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掏出來一看是欣妍發來的微信。

  「你是不是被雨堵在哪兒了?我帶上傘去接一下你吧。」

  我不知道如何回復這條微信,下意識地抬頭朝面前那段樓梯上的家門望了一眼。剛做完這個不引人註意的小動作,我心裏就暗暗叫苦,因為出租司機順著我的目光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詭笑。

  「嫂子,你這都轉過去了,也不用捂著臉了。用兩手把屁股掰開一點點. 」
  美瑩剛有點不忿地要直起腰,我趕緊伸手摸了一下她赤裸的肩頭. 做為男人的自己很清楚這些照片將來會被用來幹嘛,因此女性那種地方清晰而露骨的畫面是不可或缺的,不然很難達到令使用者滿意的效果。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盡量配合他,讓這一切快點結束。

  為了保持後腦勺朝著鏡頭,美瑩也不敢扭頭看我,只好伸手到後面微微掰開了豐腴的臀肉。

  「嫂子,再掰大點,好。再大一點點,真好。瞧這肛門長得真幹凈。來,往後再挺點,把陰唇露點出來,好,太好了。」

  不知是因為掰得很太用力,還是聽見出租司機直呼的自己器官,或者是在心愛的男人面前,自己最不該被看見的地方正被人仔細觀賞和任意拍攝著,美瑩的雙手隨著臀肉明顯地顫動了幾下。原本隱在深色蝶翼中央的菊花完全挺了出來,連下面一些羞人的焦邊肉體,也從沒有毛發遮蔽的溝壑裏爭相擠出來,帶著粼粼的水光緩緩延展開.

  雖然我也有幸嬉戲過這片芳澤,可第一次認真審視那些驚人的地形和地貌,卻是和一個陌生人一起。

  「嫂子,來趴下。別楞著了,趴下不會啊。對,膝蓋著地和手一起撐著身體. 屁股朝著我就行了,我怕拍到你臉。」

  美瑩照著出租司機的話很快擺好了姿勢,雖然有四肢穩穩地撐著,赤裸的臀肉依然止不住地輕顫著。

  「把屁股再挺出來一些,把腰壓低,對。真好看,對不對啊,」老公「?」
  他說「老公」的時候語氣裏充滿了調侃,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應該知道我和美瑩的實際關系。

  我一看美瑩調整過的姿勢,直接是女性在後入體位中的性交動作。美瑩臀間的那些器官比被她剛才彎腰雙手掰開還要賁張,簡直可以用嗷嗷待哺來形容,仿佛在不安地等待著被填滿那一刻。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場,我差點控制不住要撲上去。

  雖然我已愛撫過這具肉體,可卻是第一次直視那些細節,還是一個無所事事的旁觀者。面對如此不堪的景象,我也只能以美瑩畢竟沒露臉來安慰自己,雖然心裏明白這已經足以讓這個男人以後細細享用的了。

  蹲在地上的出租司機移動了幾個角度連拍了好幾張,每次美瑩都小心地把臉避開鏡頭. 想起視頻中那個昨天還在眾人面前肆意侮辱欣妍的女王,現在輪到她自己被強迫去衣,被視奸,竟然害怕成這個樣子。我忽然有點希望出租司機能大點膽子偷拍幾張她的露臉照,到時我再想辦法幫他打掩護.

  誰都知道男人給女人拍照,最終都是沖著女性最羞於見人的部位,和最不堪的動作去的,我於是在胸中默念著難熬的時刻終於要過去了。

  「差不多就行了,女人身上也就這點玩意兒,多拍也沒啥意思。夠用就行了。」
  我壓低聲音抗議道。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不但擔心被上下樓的人撞見,更擔心雖然從貓眼看不見這個位置,可只要欣妍開門探一下頭就全暴露了。

  「好,好,再來幾張經典姿勢就完。」

  這家夥嬉皮笑臉地說道。

  正在這時候我家對面的門打開了,一個鄰居老頭從裏面走了出來。美瑩嚇得從地上一躍而起貼到我身後。我一邊觀察著老頭,一邊往後退,一直把美瑩擠到了墻角。那個家夥也趕緊走了過來,幫著一起擋住美瑩。我拉了一下美瑩的胳膊,示意她快蹲下。

  「哎,你們在幹嘛呢?」

  老頭拿著傘經過我們身邊時,警惕地看了一眼神色有點不自然的兩個男人。
  「呦,張大爺,您出門啊。」

  我趕緊主動打了個招呼,盡量壓低了聲音。

  「是啊,兒子帶我去吃飯。哎,那是個什麽玩意兒。」

  張大爺的聲音在樓道裏發出嗡嗡的回響,伸手指了指我們身後。

  「哦,是條狗。估計是因為下雨躲到我們樓道裏了。」

  我知道張大爺眼神不好,心想還好不是別人,於是壓低聲音說道。

  「什麽狗,怎麽那麽大?」

  張大爺說著就要用傘尖去捅美瑩。

  「哎,哎,您別亂捅啊,確實是條大狗,別把它惹急了咬您。我們幫你擋著,您快走吧。」

  出租司機也趕緊勸道。

  「你是誰,我怎麽沒見過你?」

  「哦,這是我一朋友來我家玩的。」

  我趕緊解釋道。

  「這狗身上怎麽沒毛啊。讓我看看。」

  張大爺說著就想彎腰湊近了看。

  「哦,是沙皮狗,沒毛,沒毛,一根毛都沒有。」

  出租司機說著向我擠了擠眼。

  「你瞎說,哪有這麽大的沙皮狗,再說了我分明看見那腦袋上有毛。」
  「汪,汪汪,汪汪汪……」

  忽然從我和那家夥的身後傳來了狗叫聲。

  「哎呀,您看您把它給激著了。您趕緊走吧,別讓它咬著您。」

  我伸手攙了一下張大爺的胳膊,護著他趕緊離開.

  「那你們也要小心,這種亂跑亂叫的狗可不好,別瞎玩再讓它給咬了。」
  說著張大爺就顫巍巍地轉過拐角,往樓下走去。

  「爸,您瞎磨蹭啥呢,快點. 」

  樓下忽然傳來張大爺兒子的叫聲。

  「你就會催,急什麽?!」

  張大爺邊小心地拾級而下邊埋怨道。

  「爸,我怎麽剛才聽見狗叫聲了。」

  「對啊,樓道裏跑來一條狗。老大的,還是沙皮狗。讓鄰居給捉住了。」
  「是嗎?我上來看看。」

  說著樓下傳來蹬蹬的腳步聲。

  「你這小子從小一看見狗就來勁,還去不去吃飯了。」

  「您先下去進車等著,我看一眼就下來。」

  張大爺兒子和他爸交錯而過的時候,興奮地說道。等他站到我們面前,看見我們腿間露出的白皙肉體,一下子楞在原地。

  「別出聲,我們在玩私拍。差點讓你爸看見。」

  我情急之下只好這麽解釋道。

  「呦,這狗可真大!我爸下去了,你們接著來吧。」

  張大爺兒子叫張小濤,認識我和欣妍。他故意先沖著樓下喊了一聲,立刻壓低聲音一臉神秘兮兮地說道。

  「我們已經拍完了,正要走呢。你爸還在下面等著呢。」

  我把本來拿在身後的裙子蓋在了美瑩的背上,催著張小濤快走。

  「誰說拍完了,經典動作還沒拍呢。」

  出租司機馬上抗議道,還將身體讓到了一邊,把背上只蓋著那條裙子的美瑩露了出來。

  「呦,還有經典動作吶,你們拍,你們拍。」

  「不行,你在旁邊怎麽拍啊。」

  我不滿地說道,伸手輕推了張小濤一把。

  「沒事的,女模特還在乎這個。快起來吧,趕緊拍完收工。」

  出租司機拿掉了美瑩背上的裙子遞給我,伸手去拉美瑩的胳膊。美瑩一把甩開了他的胳膊,在地上又蹲了一兩秒騰地一下站起身,把一絲不掛的身體正面朝向了張小濤,也不再擋著臉了。

  「沒看過私拍啊,今天讓你見識一下。」

  美瑩說話時胸口那對豐盈的乳房輕顫起來,把張小濤看得眼睛都直了。
  「你幫女模特在臺階上鋪一下,讓她坐上去。」

  出租司機裝著很老練的樣子指揮著我,不過還是盡量把聲音壓得很低。
  我在第三級臺階上鋪好了裙子,攙著蹬著高跟鞋的美瑩,扶著她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兩級臺階. 赤裸的臀肉亂顫的她坐下後,用胳膊輕扶了一下自己那對晃蕩的乳房,並起兩條腿對著三個男人。

  「把腿分開,快分開啊。專業點. 」

  出租司機見美瑩一楞,沒照著他說的做,垂下手機不滿地教訓道。

  「哎,這套裏原來沒有安排這個姿勢啊。」

  我心想這是什麽經典動作啊,趕緊上去拉了他一把。

  「你忘了,合同都在我手機裏記著呢。」

  出租司機朝著我和美瑩分別揮了揮手機,瞪了我們一眼。

  「我怎麽不記得了?」

  「我說有就有!」

  這個家夥拿著手機在我面前用力揮了一下,用絲毫不容商量的口氣說道。
  「別吵了,再讓人聽見。」

  兩頰通紅的美瑩說完把濕漉漉的長發往身後甩了一下,將兩腿一下子分成了個大寫的M。墊在她臀下的大紅裙子把她的肌膚襯得更白皙,讓一片雪白的中央綻出的那綹深色顯得更具邪惡之美。蹬著6吋高跟鞋的雙腿肌肉有些緊繃,倒增加了畫面整體的力度感。

  婚紗照裏最後精液湧出的那張又浮現在我眼前。我試圖將它和眼前的實物重疊在一起,才發現女性的器官和她們的面容一樣多變,每次綻現都有著不同的風姿。

  「分大點,再分大點. 好,別動。」

  出租司機接連點擊著快門. 露臉的美瑩那身誘人的肉體,連同嶄露得纖毫畢至的溝壑峋石都被收入了鏡頭.

  「這女模特是不是都沒毛啊。」

  張小濤蹲在地上,轉動著頭興奮地打量著一絲不掛的美瑩,最後將目光鎖定在她毫無遮擋的私密處拔不下來。

  「這叫美感,你懂嗎?再說了只有這樣才能拍得清楚。」

  出租司機得意地吹噓著。

  「哎,我說你們怎麽也不用專業相機啊。」

  「這叫即興創作,你不懂了吧。」

  張小濤聽出租司機這麽一說,服氣地點了幾下頭,眼睛始終不離美瑩胯間那方寸。

  「哎,把下面分開點. 」

  出租司機讓美瑩用侮辱欣妍時的手法來展現自己。可美瑩卻傻傻地把雙腿的角度分到了極致。

  「攝影師是讓你把兩片陰唇分開. 」

  沒想到張小濤認真地解釋起來。

  美瑩身體震了一下,伸手到胯間僵硬地把那兩片深色的肉體分了開來。這時我的手機又振動了一下,掏出來一看又是欣妍發的微信。

  「你什麽時候回來,不行的話打個車吧,別讓雨淋著。剛才聽見樓道裏有條狗,你回來時小心點. 」

  我拿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因為美瑩現在坐著的位置從貓眼裏是可以看見的。

  「你自己看不清,我來幫你整理一下。」

  見美瑩只是胡亂分了一下,出租司機走上前去伸手仔細地整理起來。那兩片肉體一直要彈縮回去,他只好用指尖沾了點從中間粉紅處流出的液體抹了幾下,把它們向兩邊貼住,再不厭其煩地攤好攤平。

  他退回來時,美瑩仰起了臉,她脖子上的筋都繃了出來,小腹也急劇地起伏著。

  「好,就這樣,別動,你陰唇比較厚,一動又彈回去了。對,表情性感點. 」
  出租司機的講解讓我豁然明了美瑩和欣妍的不同,一個比較短厚,一個比較薄長.

  「要不要把淫水擦一下,都快流到屁眼了。還有那陰唇上的白帶,看著象柿餅上的霜呢,不處理一下嗎。」

  張小濤說話時眼睛都看得直了,竟然偷偷伸手搓著自己的褲襠. 濕氣加重了瞬間在空氣中彌漫開的女人味兒。

  「不用,不用,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這叫原生態,你不懂。」

  「好了吧,根據合同也拍完了。」

  我也偷偷伸手按著自己小山般的褲襠,湊到出租車司機的耳邊說道。

  「模特低一下頭,把頭發甩到前面來,把臉擋住。好,別動。非常好。」
  出租司機又連著按了幾下快門. 我心想這小子還算識趣,知道等會兒我們刪視頻時,會連同那些露臉的照片一起刪了,特地補拍了幾張露器不露臉的。我沒等他垂下手機就沖上前去,伸手扶住美瑩的胳膊,把身體僵硬的她從地上攙起來。
  美瑩背朝著大家套上濕裙子時很費勁,身體一直在發抖。我想湊上去說些什麽,她卻把頭扭開了。

  「哎,你們下次是什麽時候,叫上我啊。」

  張小濤湊到出租司機身邊討好地說道。

  「這不好說,到時再通知你。」

  「那留個電話唄. 」

  「不用留了,你找他就行了。他不是你爸鄰居嗎?」

  「你小子跑哪兒去了,見了狗就忘了爹,敢情是條母狗啊。」

  張大爺氣呼呼的喊叫聲從樓下傳來。

  「逸銘哥,等我回來再找你。到時一定要叫上我啊。」

  張小濤說完拔腿就要往樓下沖.

  「急啥,我陪你一起下去。讓我給你說說私拍的好玩事兒。」

  出租司機拉了張小濤一把,想和他肩並肩下樓。

  「哎,你忘了合同的事還沒解決呢?」

  我向他暗使著眼色,希望他只是不小心忘了和我們之前的約定。

  「哦,這事兒啊。逸銘,你給女模特解釋一下吧。我有事先不等你們了。」
  這家夥聽見張小濤剛才喊我那聲,竟然學著他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心裏暗罵這些出租車司機怎麽都這麽精靈古怪。

  「站住,你別走,別走。」

  美瑩氣得原地直跺腳,卻也不敢真追上去。估計是和我一樣,怕這個已經對我的個人信息有了一定了解的家夥,當著我鄰居的面把整件事給抖出來。

  「沒事,具體的你跟逸銘談就行了。」

  出租司機頭也不回,和張小濤有說有笑地下了樓,竟然當著我們的面揚長而去。

  「這怎麽辦啊。後面拍的那些我都露著臉,還露著……」

  「誰想到蹦出來個張小濤!出租司機本來都不是什麽好東西,一開始就不該相信他!」

  「這下他連你是誰都知道了,以後不會有麻煩吧。」

  「只有到時候再說了,好在她不知道你是誰. 」

  「誰說的,我們這裏本來就是個小地方,他萬一放上網,沒準真被人給認出來。那讓我以後怎麽做人啊。再加上那幾張趴在地上的,搞不好真沒被人罵成騷母狗了。」

  一想到自己「汪汪」叫了幾聲,還真要變成母狗了,美瑩的聲音裏充滿了委屈。

  「先別想那麽多了,回家再說吧。」

  一時無計可施的我也顧不上她了,心裏開始惦記幾步之遙那扇門後的另一條母狗。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