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当绿帽遇上红杏】(10-12)作者:玄素


              (十)开诚布公

  看着琪琪一脸幸福的躺在我的怀里,我虽然同样感到幸福满满,可心中却又感到无比彷徨,刚刚我与琪琪那场兴奋异常的欢爱,于我于她,都算做什么呢?
  不容分辩地说,我刚刚确实兴奋,而且是相当的兴奋!在那个虽然温暖紧凑,但却是刚被李宏俊插入过的嫩穴里,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心中那种异样的兴奋感,那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刺激,虽然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但我必须诚实的承认这个事实。

  相对于我心中的兴奋,这是已经发生过了的,我自己也确实能够感受到,没有什么可去怀疑,那就是兴奋感没有错,可是,琪琪呢?她刚刚的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呢?是否会想到在我之前刚进入过她身体的李宏俊?心中产生的是罪恶感还是偷情的快感?又或者,她是否有可能会猜想到我已经发觉到了什么呢?
  「琪琪……」

  「嗯,怎么了?」

  琪琪没有动,依然闭着双眼躺在我的怀里,只是对我的呼唤做出了简单回应。
  犹豫了几秒钟,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又该开口说些什么,甚至有些后悔干嘛要主动开口给自己找麻烦,况且我如果真的说出一切,那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不敢去想。

  「没,没什么。」

  「嗯?老公,怎么了呀,你想说什么?」

  我的异样,琪琪很明显的察觉到了,虽然我尽力想要隐藏,可是此刻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使我心中有着那样变态的绿帽心理,但那并不能够减轻我在面临这种情况时心中所产生的压力与纠结!

  「…………」

  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说呢,难得真的要对琪琪说出一切实情吗,说出我已经知道了关于她和李宏俊的一切?不,那绝对不行!

  此刻我感到很后悔,真不应该没事乱开口的。

  「老公?」

  琪琪一脸的疑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紧盯着我,既关切又焦急。

  「琪琪,其实我……」

  「嗯,老公你怎么了?」

  「我……」

  「你到底是怎么了呀,老公,有什么事你就说嘛,干嘛吞吞吐吐的?」
  「其实,其实我……其实我有绿帽心理!」

  说出来了!我居然真的说出来了?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并不是有关琪琪出轨的事情,而是我的绿帽心理。

  刚刚在情急之下,我竟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绿帽心理,想到了曾经看过的各种绿帽小说和AV,想到了自己曾经无数次的幻想,一切在脑海中如幻灯片般急速闪过,心中更是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既然琪琪已经出轨过了,或许,她也能够像那些小说中写的女友们那样,接受我的绿帽心理呢?

  接下来,便发生了眼前的情形,我居然会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自己的心理,以及在听到我的话之后,先是一脸震惊,随后满脸复杂的琪琪。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我和琪琪就这样躺在床上面对面看着对方,似乎都想要努力看透对方心中所想的一切,可偏偏又什么都看不透,至少我是不知道琪琪在听到我所说的那个词之后,会产生怎样的想法。

  是惊讶?不解?还是鄙视?又或许,她根本不明白绿帽心理的意思呢?不,不会,她的面容已经告诉我,她绝对是明白的!

  看着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我不由得感到羞愧起来,目光开始飘忽不定,不敢再直视着琪琪的双眼。

  不知道这种尴尬凝重的气氛到底维持了多久,或许只有一分钟,也或许是十分钟,总之,当我的内心还处在焦虑不安中的时候,琪琪突然将头埋进我的胸口,低声啜泣起来。

  「琪琪你……你怎么哭了?」

  有些不明所以,难道得知我有绿帽心理对她的打击是如此之大,居然使她直接哭了出来?她应该都还不了解有关我的绿帽心理的具体情况吧?

  「呜呜……老公……你……你是不爱我了……对吗?」

  「怎么会,我当然爱你啊,我……」

  「不……呜呜……你就是不爱我了……你是发现我和李宏俊的事情了……对吗……呜呜呜……所以才故意那么说……呜呜……对不起老公……呜呜呜……我对不起你……呜呜……你别不要我了……」

  「不,并不是那个原因……」

  怎么会这样!琪琪她居然自己承认了和李宏俊的偷情!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来她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得知了一切想要甩了她才会说出这种话,所以反而不打自招了吗?

  「那你确实是知道了我和李宏俊的事情了,是吗老公?」

  看着琪琪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望着我,我的心中疼痛无比,却又不得不狠心点下了头。

  「嗯,是。」

  「呜……呜呜呜……所……所以……你想要跟我离婚……然后与林小虹在一起吗……呜呜呜……」

  「不不不,我没有!琪琪,你先别哭了听我说呀。」

  「呜呜……不……老公……呜呜呜……你别不要我……呜呜……」

  「我真的没有打算和你离婚,琪琪,你先冷静下来啊!」

  在我好说歹说之下,费了好长时间,琪琪才总算停止了哭泣,静下来听着我的解释,一对哭红了的眼睛时不时对我投来或不解或惊讶的目光,可见她对绿帽心理也并不是十分的了解。

  「这么说,老公你……你真的有那种心理,并不是不爱我了?可是,老公你肯定很生气我和李宏俊出轨了,我是个坏女人,我……呜……呜呜……」

  「哎呀,琪琪,你怎么又哭了,我都说我是真的有绿帽心理了,而且我也解释了,绿帽心理就是喜欢你给我戴绿帽子啊,虽然也会感到生气,但那种生气是不一样的,而且更多的是兴奋,真的!」

  说着说着,琪琪再一次哭了起来,而我也只能是继续想尽办法去哄她,没想到明明是她给我戴了绿帽子,现在我却要反过来一直哄着她,哎……仔细想想也是挺无语的。

  又是一阵折腾下来,琪琪整个眼睛都哭的红肿了,不过好在是终于停了下来,我也不敢再乱说话,生怕她又来一次。

  「老公,你真的不会讨厌我吗,甚至是恨我……」

  「不,真的不会,绝对不会!」

  「可是,我是你的老婆,我都出轨了,如果你爱我,应该会很生气才对的吧?」
  「可我有绿帽心理呀,所以我就偏偏爱好这个,我越是爱你,你给我戴绿帽子我就越兴奋,你能明白吗?」

  「哦。」

  琪琪她真的能够明白吗?这样平静的回应,让我不由的怀疑她是否真的能够明白绿帽心理的含义,以及自此之后可能需要面对的事情,不过即使她能明白,但她能答应继续这样下去以满足我吗?这个问题我自然不知道答案,而此时,更不是询问琪琪的好时候。

  「对了,我刚说出绿帽心理的时候,琪琪你立即就明白了我说的是什么吧?你是怎么知道绿帽心理的意思的?」

  「这个……」

  看琪琪突然变的犹豫的样子,难道她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不成?当然,王志博的事情她是还没有对我坦白的,我自然也不想揭穿她,以免让她产生更多的负罪感。

  「怎么了?」

  「是因为,因为你的电脑里有好多小说和视频,都是你说的绿帽心理的内容……」

  原来是这样!因为一直以来我和琪琪之间并没有太多需要隐瞒对方的,所以我们彼此间的电脑也都是共用的,没想到因此让琪琪发现了我电脑里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

  这么说来,琪琪她是早就知道我经常看这种东西了,那么难道说,她早就有猜测到我有这种心理了?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我自己一跳,应该不太可能吧,毕竟这种事情,琪琪她一个女生应该不会那么敏感吧?

  「老公,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有什么要怪我的,你就骂我说我吧,是我对不起你,呜……呜呜呜……但你……你别不要我了好不好……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背叛你……呜呜呜……」

  哎……虽然一开始心中的确有些气愤,可说实话,如今已经说开了,我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心中的不快更像是吐了出来,没有什么怪罪琪琪的意思了,要说有的,也只是那满满的兴奋之余,产生的一丝自责,责怪自己平时一直满足不了琪琪。

  「好了好了,琪琪,我真的没有怪你,也没有生气了,况且,我还希望你能够继续和李宏俊给我戴绿帽子一直戴下去呢。」

  「呜呜……真的吗?」

  「嗯嗯,当然了,我发誓!」

  「呜……呜哇……呜呜呜……」

  「怎么哭的反而更大声了呢……」

  怀抱着扑进我怀里嚎啕大哭的琪琪,真不知道现在的我,到底该是感到高兴还是难过。

  半小时之后,琪琪已经完全停止了哭泣,之前买回来的小吃也被我们两人解决干净,看来又是做爱又是哭的,这小丫头也实在饿坏了。

  「我真的不想和李宏俊再有关系了,老公。」

  「啊?你不是都已经和他发生过了,怎么又不想了呢?」

  吃过饭之后,我们的话题不免又回到了有关琪琪和李宏俊的事情上,只是当我说出想要让她和李宏俊继续保持关系的时候,她却很是坚决甚至是生气的拒绝了。

  「嗯,之前我和他会发生关系,是因为我觉得他是初恋,心中总有些美好的念想,所以才会一时心软,乱了心思的,可现在我发现他变的更不堪了,把我心中那点仅存的念想都打破了,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了,好不好老公?求你了。」
  琪琪可能考虑到是她自己出轨犯错在先,所以此刻虽然并不愿意满足我的心理继续和李宏俊在一起,但是她也没表现出对我这种要求的气愤,反而是有些讨好的语气,希望我能答应她。

  「好吧,我也不想你不高兴的,不过,李宏俊他能答应吗?我之前在门外也听到了,她手上有你的裸照,对吧?」

  「嗯……」

  原本琪琪在听到我答应了她之后眼睛闪烁出喜悦的光芒,在我的后半句话出口之后,瞬间又暗淡了下去。

  「那你知道他把裸照保存在哪里吗,琪琪?」

  「嗯,手机里,他威胁我的时候有给我看,一共拍了十几张,都保存在手机相册里,老公,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背叛你,结果还让他给我偷拍了裸照,我真是个坏女人,我配不上你,呜……」

  眼见琪琪又要开始哭,我赶紧把她抱紧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安慰着她。

  「好啦,怎么还要哭呢?虽然你犯了错,可是我也有了错呀,错误的产生了这种绿帽心理,结果刚好负负得正,我们就很般配不是吗?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错下去,好不好?」

  「嗯,只要老公你不怪我,别不要我了,我就听老公的。」

  「嗯,真乖,呵呵,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或许,把裸照删掉也没那么麻烦。」

  「嗯?什么主意呀?」

  …………

  第二天一早,起床洗漱完之后,大家又一次聚集在一起,今天我们是准备去海边玩玩,毕竟这里的海水浴场还不错,稍有点名气。

  「琪琪,你的眼睛怎么像是哭肿了呀,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刘斌他欺负你了?」刚出了宾馆,走在路上,孙倩便发现了琪琪眼睛的异样。

  「啊,没有呀,怎么我的眼睛有肿吗?」昨晚琪琪不仅仅是哭了那么两次,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又忍不住哭了起来,一直持续了很久,哎……眼睛不会肿才怪。

  「真的哎,琪琪,你昨晚怎么哭了吗?」这时唐菱也在孙倩的提醒下发现了琪琪红肿的双眼,有些好奇的凑上前询问。

  「是有哭,不过不是因为刘斌他欺负我啦,是昨晚我们两一起看了一部电影,太感动了啦。」

  「是这样吗?」孙倩的双眼带着狐疑的目光盯着我,似乎并不相信琪琪的话。
  「喂喂,孙倩,胡说什么呢,琪琪可是我老婆,难道我还没有你们爱她不成?当然不会欺负她的好吧。」

  「哼,量你也不敢,不然我们姐妹几个非收拾了你!」

  唐菱的话,更多的是开玩笑的意味,不过她和孙倩与琪琪的关系确实是没话说,至于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林小虹,则是让人不易察觉的冷笑一声之后走开了,这一幕倒是刚好看在了我的眼中。

  由于大家早上起的都比较晚,所以出宾馆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好在周围的早餐店不少,有的店还有早餐在卖,不至于使我们饿着肚子去玩。

  吃过早餐之后,大家不紧不慢的赶往海边,因为距离海边并不远,所以我们没有打车,而是选择了步行前往,包括我和琪琪在内的三对情侣各自挽着胳膊走在一起,而林小虹也并没有落单,被孙倩拉着手走在她的身旁。

  「老公,你昨晚说的办法确实很简单,可是真的能行吗?」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琪琪低声对我说。

  「嗯,等到了海边看看就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交给我就是了。」

  「嗯。」

  既然琪琪确实想要与李宏俊断绝关系,那我身为她的老公,即使拥有绿帽心理,也不可能为了这个而不帮她,更何况现在李宏俊手里有着琪琪的把柄,以此维持的关系,对于琪琪来说更是太过危险了。

  看着走在前面的李宏俊身影,我的心底充满厌恶与憎恨,虽然由于他的原因,反而使得我和琪琪阴差阳错的将事情说开,但我可不会对他感到丝毫感激!无论我再怎么对戴绿帽子一事感到兴奋,我也要首先保证琪琪的开心与安全!而李宏俊,显然使琪琪既处在危险之中又没有感到开心!

  转眼间,深蓝色的大海已经出现在我们众人眼前,同样出现的,还有一片算不上太密集的人海,看来在这炎热的夏天,出来旅游的人大多数都是来海边了吧,难怪其他景点的游客会那么少。

  「这里居然会有这么多人,真看出来是夏天了。」

  「哇,太漂亮啦,我要去海滩上玩!」

  在李韧感叹人多的同时,他身旁的唐菱已经欢快的跑了出去,冲向海滩之上,随后众人也按耐不住喜悦的心情,紧随其后。

  冲到海滩上撒欢一阵后,由于穿着衣服,所以大家自然没有办法下海,更是觉得玩的不够尽兴,于是集体在海滩边的摊位上买了泳衣,准备下海去玩。
  「这如果咱们都下海了玩,衣服手机什么的怎么办啊,总不能就这么扔海滩上吧,也太不安全了。」

  「那李韧你在这里看着东西,我们其他人下海去玩不就可以了嘛。」

  「嘿,唐菱你这臭丫头,凭什么让我在这干晒太阳,我还想下去玩呢,你又找打是吧?」

  「怎样怎样,你敢打我一下试试!」

  「我打你又怎么了,不知道是谁昨晚在床上大声喊着让我打她屁股呢,哈哈哈。」

  「啊啊啊!李韧你个臭流氓!」

  李韧和唐菱这一对活宝根本无视周围众人的眼神,互相追逐调戏着对方。
  「哎呀,好啦,你们两个别闹啦,那边好像有个换衣间,我们去那换上泳衣,刚好把东西也存在那里吧。」

  顺着孙倩的目光看去,不远处果然有一处换衣间,房间看起来不大,应该是私人收费的那种廉价场所,交费租下换衣间里的一个小柜子之后,管理员会给一把可以戴在手腕上的钥匙的那种,与我之前猜想的一样。

  随后,女生们去了女生区,我和李韧还有李宏俊来到男生区,门外椅子上坐着一名小伙子,周围地面上布满了廉价烟头,看起来正是男生换衣间的管理员。
  「我们三个要租同一间柜子吗?」走到小伙子面前,我转过头对着身旁的李宏俊开口说道。

  「呵,你开玩笑呢刘斌?同一间?付不起钱吗?」

  对于李宏俊的嘲笑,我并没有感到生气,相反只是看似友善的笑了笑,没有再做出其他回应。

  「呵呵,三位要换泳衣是吧?我们这的柜子也不贵,所以三位也用不着特意只租用一个柜子的。」

  眼前的小伙子显然把我和李宏俊的对话当成了朋友之间的互相斗嘴,毕竟他不会想到身为情敌的两个男人会结伴一起出门游玩吧。

  交上钱,各自拿上了钥匙,我们进门换好了泳衣,然后出来准备再一次回到沙滩上。

  「这家伙,看那臭德行真让人来气!」

  「呵呵,干嘛跟他一般见识,靠脸吃饭的娘炮而已嘛。」

  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刚刚在换衣间里看到李宏俊的家伙还真是不小,让我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根东西进入琪琪身体的情景。

  「哈哈,说的也是,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还真想好好教训他一顿!」
  李韧对李宏俊一向不满,刚走出换衣间,李韧便在我面前对李宏俊刚刚的态度表示出了愤怒,看那表情还真是恨不得揍李宏俊一顿的样子。

  没有与李韧过多的闲聊,出门之后,我们很快就回到了之前约好见面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我们男生只需要换上一件游泳短裤,速度比较快,所以当我们过来之后,女生们还没有出来。

  「对了,李韧,我先回去趟换衣间拿上钱买几瓶水,要不然一会儿玩累了没钱买水还得特意跑回去拿。」

  「哦,行啊,你去吧。」

  与李韧打过招呼,我便重新向着换衣间的方向走去,李宏俊听到我的话之后并没有在意,仍然站在原地等着女生们,该是完全想不到我回去的用意。

  来到换衣间,经过门口的时候我跟刚见过面的管理员小伙子点了点头示意,小伙子也友善,对我咧嘴一笑。

  在试衣间里仅待了几秒钟,我便故意扯着嗓子嚷嚷着又走了出来。

  「他妈的,让我给拿东西也不记得给我他的钥匙!」

  「怎么了,哥们儿?」

  小伙子见我突然又一脸不悦的走出来,好奇的问我。

  「哦,呵呵,这不刚刚我那个一脸欠揍相的伙计,让我回来给帮忙拿点东西吗,结果也忘了给我钥匙,哎……真是麻烦!」

  「哦,这事啊,呵呵,那你回去跟他要一下钥匙不就行了?」

  「哎……好吧,这大热天的,来回跑也是热死了,哎?对了,小伙,你这有备用钥匙吗?能不能就帮我打开一下算了,省的我再跑一趟了。」

  「这个,备用钥匙自然是有,可是……」

  「可是什么?备用钥匙不在身边吗?」

  「也不是,这不,这一圈都是备用钥匙,不过,这样貌似不太好啊!」
  「哦,你是担心这个啊!你刚刚不也看到了,我和他是朋友,难道你还担心我是回来偷他东西的不成,有啥不好的,呵呵。」

  「不是不是,我当然知道你们肯定是朋友,哎……好吧,那我帮你打开算了。」
  没有费太多的口舌,果然这种私人的小换衣间一点都不正规,面前的小伙子很轻松的就被我说服了。

  「48号柜子。」

  「嗯,好。」

  刚刚在换衣服的时候,我特意观察着李宏俊的一举一动,不仅记住了柜子号,也清楚地看到他把手机放在了柜子里,要不然我也不会不确定的跑回来这一趟了。
  柜子打开,里面除了李宏俊的衣服以外,还有手机和钱包,以及打火机和一包中华烟。

  「呵,这小子还藏着中华呢,来,小伙,抽一根,谢了啊。」

  「呵呵,没事没事,那你拿完东西关上柜子门,我就先出去了。」

  没有多做考虑,小伙子便接过了我递过去的烟,看的出来,看到中华烟的他,烟瘾肯定忍不住又上来了,恐怕这是忍不住要赶紧出去解解馋了。

  小伙子出去后,我立即拿起了李宏俊的手机,然而此时,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个之前没有想到过的问题,我不知道李宏俊的手机解锁密码啊!这下可怎么办,这不是白费了半天劲吗?

  心里这样想着,我还是按亮了手机屏幕,顿时,犹如捡到了宝似的,我差点没跳起来,李宏俊他居然没设置开锁密码,只是简单的滑锁开屏!简直是天助我也!

  没有浪费时间,我赶紧点开了手机文件夹,很轻松的找到了相册,相册里还有着三个文件夹,分别以人名命名,其中一个自然就是琪琪的名字,而另外两个名字,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难道这里面也是她们两人各自的裸照?她怎么可能也会被李宏俊拍裸照呢?

  考虑到现在不是吃惊发愣的时候,我略作思考之后,从我的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将三个文件夹统统传了过来,之后又删除了李宏俊手机上的原文件和传输记录。

  一切收拾妥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还是有些疑虑,好像哪里不对劲,难道真的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对了!不应该这么简单啊!再次拿起李宏俊的手机翻看了一下,果然,云盘客户端!毫不犹豫,我点了进去。

  好在手机登录云盘的设置是自动记住密码,看来李宏俊与我一样,都是不喜欢各种麻烦的人,想必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手机会被其他人随意翻看吧。

  云盘里保存的东西,除了一些资料以外,果然还有着一份照片,仍然是之前看到的那三个文件夹,还好我又特意翻看了一遍,不然真是白费功夫了。

  删除了照片,又在垃圾箱文件夹里再一次删除,确认将所有有关照片的信息删除的干干净净之后,我这才终于放下心,把手机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

  「谢了啊,小伙。」

  「哦,出来啦,没事没事,呵呵。」

  走出换衣间,小伙子正在外面翻云吐雾,一脸的享受。

  当我回到海滩上时,众人已经在海里欢快的玩耍起来,将手中的水随意扔在了距离大家不远处的沙滩边,我也满心欢喜的加入众人,向着琪琪的方向游了过去。

             (十一)渐入浪途

  转眼间,众人的这场出游终于临近尾声了,观赏了庭院楼阁,享受了蓝天大海,拜访了佛门圣地,尝遍了民间小吃,总的来说,这场出游还算玩的不错,当然最主要的事情是,我与琪琪竟然互相坦白了,并且成功解决了李宏俊手中握着的把柄问题。

  自海边游玩归来后,李宏俊当然很快就发现了自己手机中的那些照片不见了,而且是消失的非常彻底,所以他马上就找机会单独接触了琪琪,脸色阴沉的询问琪琪是怎么一回事儿,结果琪琪的装傻充楞将他气的火冒三丈,但他已经拿琪琪无可奈何,只能是恶狠狠地甩下句狠话后转身离去。

  对于这个结果,琪琪很开心,我自然也是相当高兴,毕竟,不管我的心理再怎么变态的想要戴绿帽子,但是当琪琪有把柄被别人抓在手里的时候,我也不会感到有丝毫的高兴与满足。

  另外,关于我当时从李宏俊手机中获得的其他两个人名字的文件夹,当天回来之后,我便与琪琪一起打开看了,不出意料的,其中同样是那两个女生的裸照,而这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是孙倩,另一个竟是林小虹!

  这使我和琪琪都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毕竟之前我和琪琪就觉得孙倩会突然和李宏俊走到一起有些不可思议,如今看来孙倩很有可能是被李宏俊逼迫的了,至于林小虹,我和琪琪产生的想法也是不谋而合,难道一直以来,都是李宏俊让她来追我的?后来仔细想想又不太可能,毕竟林小虹背着琪琪她们向我表白可是很早以前的事了,那会儿李宏俊早已经和琪琪没有联系了,他也没有必要让林小虹来破坏我们的感情才是,总之,无论怎样,我和琪琪都意识到,或许此时的我们有必要试着做点什么?

  也就是在当天傍晚,在我和琪琪试着有所行动过后,第二天大家再次聚集起来的时候,李宏俊竟然已经离开了,听孙倩所说,他是在昨天晚上就离开了,至于原因,孙倩没有详细的告诉我们,这不由得让我猜测,到底是李宏俊自己离开的,还是孙倩把他赶走了呢?不过这个问题也没有困扰我太久,毕竟,之后如果我想要知道的话,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一次简单的出游,牵扯出了太多的东西,让我收获颇丰的同时,也让我产生了些许感慨,果然现在的社会,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彼此之间的关系都是太乱太复杂了。

  从李宏俊走后,我们又在当地游玩了三天,这才打道回府,而在这三天时间里,孙倩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李宏俊离开的影响,仿佛李宏俊一直就没有存在过一样,甚至说她玩的似乎更开心了也不为过,由此我的心里更加确定,之前我和琪琪的猜想可能真的没错!

  「呼~终于到家啦,好~累~呀~」

  刚打开家门,琪琪便飞快的冲进屋子,将自己娇小的身躯轻轻砸在了沙发上,修长窈窕的身姿肆意扭动着,散发出疲惫过后的慵懒气息。

  「呵呵,臭丫头,还知道累呢?我看李宏俊走了之后你倒是开心的不行,玩的都不想回来了。」

  跟在琪琪身后,我也拎着行李走进了家里,其实别说琪琪了,就是我这个大男人都感到十分疲惫,最后这两天玩的确实是太开心了。

  「嘿嘿,老公,谢谢你。」

  「嗯?干嘛又突然认真起来,还谢谢我?」

  刚刚还在沙发上打着滚,突然又认真的坐起来对我说谢谢,琪琪这又是在玩哪一出?

  「嗯!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不仅没有责怪我出轨,还想尽办法帮我这个坏老婆删除了裸照……」

  说着说着,琪琪的脑袋渐渐低了下去,声音更是小到我快要听不见,看来她还是一直没能从出轨的自责中走出来呀,我明明已经强调了无数遍我是喜欢她给我戴绿帽子的了。

  「停停停!琪琪呀,我的好老婆,你就别自责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这两天晚上你都对我忏悔过多少次了,我是真的没怪你,你也不是坏老婆,你是我的好老婆,所以呢,就放过我吧好不好,我的好老婆?」

  将手中的行李箱暂且放在一边,我来到琪琪身前蹲下,双手捧住她的脸颊,半开玩笑的语气对她说着。

  「你……嘿嘿,真是的,你真讨厌!总跟我贫嘴,明知道这样逗我我会忍不住笑的。」

  「哈哈,对啊,我就是想要逗你笑呀,我可不想再看到你哭了,所以,答应我,琪琪,别再自责,也别再哭了,我是真的喜欢你那样子的。」

  「嗯,知道了,老公,有你真好。」

  不知不觉间,我和琪琪已经紧紧抱在了一起,互相吐露起对彼此的爱慕之情。
  我嘴上一直对琪琪所强调的,真的很喜欢琪琪给我戴绿帽子这件事,虽然不假,可我的心里其实还是有很多顾虑没有说出来的,只不过为了不让现在的琪琪感到更加自责与愧疚,也不让之后的绿帽路难以继续下去,我选择了暂时闭口不提这些顾虑,或许也可以说,对于绿帽的强烈渴望,最终战胜了我的理智,让我对之后的绿帽路充满无尽的向往。

  出游结束,琪琪的暑假还在继续,我却已经不得不再次回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了,不过在绿帽心理方面,我没有选择搁置,而是决定对琪琪进行更进一步的调教。

  一天的工作结束,原本晚上还有单位同事的应酬,不过被我推掉了,近几天来都是如此,因为我必须早早回家陪伴琪琪,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诱导。

  「老公,真的要说那些事吗?我说不出口。」

  「当然要说呀,你看我的小鸡巴还软塌塌的,就等着你说出那些事来刺激它呢。」

  「好吧,如果老公你真的想要听,那我就说好了。」

  「嗯嗯,快点开始吧!」

  此时的我和琪琪两人,正赤身裸体的面对面坐在床上,一边是我的满脸激动与期待,另一边是琪琪的紧张与害羞,虽然现在天色都还没有黑,但我却已经忍不住开始对琪琪进行调教了。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琪琪虽然仍旧是一脸难色,但双唇已经微微开启,我满心期待的话语,终于要从我的琪琪老婆口中说出来了!

  「李宏俊他,很大,很粗……」

  砰砰砰!我的心跳在不停地加速,激烈地跳动充满着我的心房,仿佛心脏已经跳跃出来充斥在我的耳边。

  「然……然后呢?」

  喉头艰难的滑动了一下,我的声音颤抖着发出,即使是听在我自己的耳朵里都那么的奇怪,仿佛干涸了的枯井一般沙哑。

  「老公,你真的想听?」

  「嗯!」

  斩钉截铁的点头肯定,不管之前的我是怎么想的,有什么顾虑,此刻,我只想要继续听下去,内心的兴奋以及瞬间立起来的鸡巴,都能够充分表达出我的真实想法。

  「好吧,既然这样,老公,那我就说了,李宏俊他,很能够满足我,是我以前从没有过的满足……」

  说话的同时,琪琪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她是在观察着我的表情,担心我会生气,然而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我此刻的脸上,只有激动与兴奋。
  「真的吗,琪琪?那这么说,李宏俊他,比我要强很多是吗?」

  「嗯,老公,虽然我不想对你说出这种实话,可是……」

  「没关系的!老婆,我爱你,所以我喜欢你这样,我喜欢你充满女人的风骚,喜欢其他男人爱你!所以你就大胆的告诉我,别有任何顾虑,你所说的一切,只会让我更爱你!」

  「老公……」

  我心中的兴奋似乎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我猜想现在我的眼睛都有可能是冒着欲火的。起身将琪琪压在身下,早已蓄势待发的鸡巴,轻而易举的进入了琪琪的肉穴,琪琪她居然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噢~太爽了!」

  感受着琪琪身体里的迂回曲折与温暖湿润,我忍不住呻吟出声,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一个刚品尝到女人的小处男似的,异常兴奋,内心满足。

  「啊……老公……你今天……好硬噢……」

  「当然了,刚刚听到你说的那几句话,我已经硬的不行了,如果你再继续说下去,我会更硬的!」

  「啊……老公你……你是真的这么喜欢戴绿帽子……对吗?」

  「嗯!我已经回答过很多遍了,琪琪,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说的吗?」
  「我……之前是多少还有点不敢相信的,不过现在……我确实相信了……」
  在琪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从她脸上看到的,似乎不是失望,不是难以接受的表情,而是,如释重负?仿佛她一直就在期待着我的绿帽心理似的,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想多了吗?

  「那你能够接受吗,琪琪?能够为了我,即使不愿再出轨,但为了满足我的心理癖好,还是会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吗?」

  其实我心里想的,并不是嘴上说的这番话,毕竟琪琪她已经背叛过我,那就说明她对于出轨的事,即使不在乎我的绿帽心理,她自己本身也是向往着的,换句话说,琪琪她并不是一个安分的良家妻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纯洁单纯,但那应该是年龄以及家庭环境的原因,使得她一直没接触这方面的事情,如今有所接触,她的骚浪该是会不自觉的渐渐表露出来了。

  当然,她是我的妻子,所以我心里即使明白如今的她已经对性爱充满渴望,对男人的鸡巴充满痴迷,虽然她嘴上没说过更没表现出来过,但是我都明白,因此我不能揭穿她,不能撕下她作为一个女人以及一名妻子的娇羞面纱。

  「讨厌,你说呢?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老公让自己去找别的男人呀,要不是我那么爱老公你,现在我早就生气了,哼!」

  「是是是,所以老婆你那么爱我,肯定会答应我的对吧?你看我的鸡巴,现在在你的身体里有多硬!」

  「啊……老公……你讨厌死了……轻点儿……嗯……」

  说话的同时,我在琪琪的身体里狠狠地抽动了起来,引来她的阵阵娇喘。
  「到底答不答应我呢,嗯?老婆,答不答应?」

  「啊……答应……老公……我答应你……哦……你慢一点呀……老公……太快了……呀……不行了……老公……」

  「答应我了是吧,那李宏俊的鸡巴到底是不是比我又大又粗呢?」

  「是……是呀……嗯……他的好大……啊……比你厉害多了……啊……老公……再快点儿……快点儿……」

  琪琪配合着我再次谈起李宏俊,我的内心无比兴奋的同时,鸡巴的抽插速度也在不断加快,这一次,似乎比平常的感觉来的更快!

  「那是不是其他的大鸡巴也可以来操你,不只是李宏俊的大鸡巴!」

  「噢……老公……我……我不行了……啊……你说的都可以……我快要到了……快点儿……老公……啊……好舒服啊老公……再快点儿啊……」

  「我……我也不行了,琪琪,啊!我要射了!」

  话音刚落,我便将屁股狠狠地砸下,努力使自己的鸡巴在琪琪的身体里插的更深一些,一股股精液急速射出,一直射了有四五下。

  「老公,你射了吗?」

  「嗯,是呀,琪琪你到高潮了吗?」

  「马上就快到了的,就差一点点……」

  刚射完精,在我身下的琪琪通过略显幽怨的语气和眼神,向我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对不起,琪琪,都怪我……」

  心里太兴奋,结果居然比平时射出来的还要快,这确实难以满足本就欲求不满的琪琪,哎……看来琪琪之前的出轨,也不能全怪她,毕竟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以来一直无法获得满足,即使再怎么纯洁的女人,也按耐不住这股饥渴吧,更何况琪琪这种对性爱充满懵懂好奇的年轻女人,更直接的说就是,闷骚的小浪女。
  「咚咚咚!」

  我的话刚说完,客厅里突然传来敲门声,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刚六点半左右,虽然时间不晚,不过平常还真没有谁会来我们家里拜访,这会是谁呢?

  「琪琪,我先去开门,你待在卧室里休息一会儿吧。」

  「嗯,好。」

  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额头上还流着汗珠没来得及擦拭,我快步来到门前,透过猫眼向外面看去。

  王志博,怎么是他,他突然来我们家里做什么呢?疑惑间,我的手握上门把手,缓缓打开了房门。

             (十二)老王来访

  「哎呀,小刘,你终于在家啦!」

  「是王哥啊,快进来坐。」

  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我迎上笑脸,将王志博请进了屋内。

  「哈哈,我这几天来找过你们好几次了,你们家里貌似一直没人?」

  「嗯,是啊,前几天和琪琪出门旅游了没在家里,王哥你来过呀,不好意思也没通知你,让你白来了。」

  「这是说的哪的话,我没提前通知就来拜访,是我多有打扰了才对,况且咱们两家是对门,白来了也无所谓,转个身又回去的事嘛。」

  和王志博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沙发前坐下,同时,王志博将手中拎着的两瓶红酒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王哥,这是?」

  看着眼前两瓶貌似价格不菲的红酒,我疑惑的询问王志博。

  「哦,别误会,小刘,我可不是来搞什么送礼的,这不是朋友送了我两瓶红酒嘛,说是挺不错的,我就拿过来想跟你们喝两杯,要不然自己在家里喝也没意思,说到这,那个……小王她人呢?」

  才刚说了没几句话,王志博这家伙就忍不住问起琪琪来了,果然他应该是冲着琪琪来的,难道说即使上次琪琪和他说明白了两人之间不可能再有关系,他也仍然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看着桌子上的两瓶红酒,其中一瓶的瓶口处明显已经有打开过的痕迹,我心里越发觉得王志博此次来的目的不纯。

  「琪琪,快出来,王哥来了。」

  朝着卧室的方向喊了两声,没过多久,琪琪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短袖睡裙走了出来,脸上布满了云雨过后的潮红,秀发随意盘在脑后,透露出一股性感成熟的迷人味道,好在睡裙并不是透明的,长度差不多到膝盖的位置,所以倒不会显的穿着太过暴露。

  「王哥,您过来啦。」

  琪琪的面色与语气,都没有表现出对王志博的反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出游放松了心情,还是与我互相坦白后放开了心思。

  「小……小王……」

  面对眼前的性感尤物,听到琪琪热情的打招呼,王志博似乎受宠若惊,好像忘记了此刻这是在我的家中,眼前所盯着看的是我的老婆。

  「是我呀,王哥,您怎么了?」

  「哦,没事没事,呵呵,看我这出息,都怪小王你太漂亮了,让我一时失态了,那个,小刘你可千万别介意呀!」

  「哈哈,怎么会呢,王哥,琪琪她确实漂亮,基本上是个男人都对她有那种心思,正常正常,别放在心上。」

  「呃……那就好那就好,没想到小刘你能够这么大度,小王真是有福呀。」
  王志博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愣神,脸上露出些许不敢相信的表情。

  「好了,王哥,既然你是来喝酒的,那我们就别干坐着了,琪琪,你去弄几个菜,咱们陪王哥喝几杯。」

  「嗯嗯,好的,我这就去。」

  迈着欢快的步伐,琪琪快步向着厨房走去,我的心里其实也有些纳闷,琪琪此刻的想法是什么呢?

  与王志博坐在餐桌前,没一会儿琪琪就做好了几个菜,然后在我的旁边坐下,一起等待着刚起身去洗手间的王志博回来。

  「琪琪,你好像挺开心的?」

  「有吗?没有吧?」

  「怎么没有呢,一直笑嘻嘻的模样,快老实回答,是不是因为王志博呀?」
  「啊?老公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因为王哥开心呀。」

  听我说到王哥,琪琪脸上一阵慌乱,似是被我说中了心思,这让我十分不解,她不是不愿跟王志博再有牵扯了吗,怎么现在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琪琪,如果我说,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你和王志博之间发生的事呢?」
  口中的话刚迟疑地说出,我便在瞬间感受到琪琪对我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充满惊讶和些许恐慌。

  「老公你……你都知道了?」

  「嗯,我也知道你已经跟他说明白,不会再与他有牵扯了,所以这也是我此刻不理解的地方,为什么现在的你却没有表现出对他的反感呢?」

  「老公,我……」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去洗手间这么久,让你们两个久等了。」

  正当琪琪要对我说出缘由的时候,王志博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打断了我和琪琪之间的对话。

  随后,我和琪琪没有了单独谈话的机会,我也只能是将心中的疑惑暂时放下,在王志博打开红酒之后,我们三人边喝酒边闲谈起来。

  「王哥,干嘛把两瓶酒都打开,万一喝不了多浪费啊。」

  「哎呦,小刘,这你就不懂了,这红酒啊,就得先醒着,不然不好喝,我们先喝着这一瓶,另一瓶就先醒着,喝不完就算了,反正也是别人送的不是。」
  说话间,三人举起酒杯,细细品尝着这红酒的味道,说真的,我对于红酒还真是不怎么喜欢,倒更喜欢喝白酒,而且是喝快酒。

  没多会儿的功夫,一瓶红酒被我们喝了大半,不过这点红酒倒完全不至于让我有啥反应,琪琪喝的不多,所以虽然脸色微红,倒也没有丝毫醉意。

  我们三人边喝边聊,气氛还算不错,然而无意间,我突然发现王志博拿起来准备给我添酒的酒瓶,不是之前一直在喝的那瓶,不知为何换成了一直放在旁边醒着的整瓶。

  明明之前的那一瓶还没有喝完,怎么突然又给我倒那整瓶里的酒呢,是想让我尝尝醒好了之后的红酒是什么味道吗?我还真不太相信王志博会有这么好心,因为他在单独给我添完酒之后,又不着痕迹的把那整瓶酒重新放下,再次拿起之前的半瓶,给自己和琪琪添上,期间没有做出半句说明,相反还生怕我注意到他的举动似的。

  越想越不对劲,虽然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王志博这个举动实在有些反常,让我不得不认真考虑他此举的含义,联想到之前我就发现其中一瓶酒有被打开过的痕迹,难道说,那瓶酒里下药了吗?

  突然冒出来这个念头,似乎有些夸张,可又感觉这极有可能就是事实,不过王志博他真的敢这么做?

  抬起头看向对面坐着的王志博,他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酒杯,目光中透露出些许紧张与期待,而这些全都被我看在眼里,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这红酒的味道我还真是不太喜欢呢,呵呵,琪琪,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还好吧,就是稍微苦了点。」

  「嗯,是呀,对了,家里的糖放在哪里来着?」

  说话间我已经端着酒杯起身,然后走进厨房,翻找着白糖。

  「啊?老公你要在红酒里加糖吗?」

  「小刘啊,加糖的话,红酒原来的味道就不纯了呀。」

  废话,我当然知道加糖的话味道就不纯了,还他妈不是因为你这个家伙给我下药!害的我绞尽脑汁想办法来避开这杯酒。

  背对着餐厅里坐着的两人,我在厨房里拿出白糖,假装加进去一些,然后仰起头一饮而尽,而实际上在做出加糖的动作时,我已经将杯子中的红酒全都倒进了手边的水池里。

  「啧!失败了,加了糖味道好像更怪了。」

  假意失望的摇了摇头,我端着酒杯转过身回到了饭桌上,王志博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手中的酒杯,看到里面的酒已经喝光,他的嘴角不经意的上扬起来。
  「哈哈,我就说吧,加了糖的酒味道只会更差,来,再喝一杯!」

  此时之前的第一瓶红酒已经差不多喝完了,看到王志博又一次拿起了那瓶极有可能加过药的红酒,我的脑袋一阵眩晕,看来这家伙还真是急不可耐的想要赶快把我放倒呀!

  「算了算了,王哥,我不喝了,我真是不怎么习惯喝红酒,这才喝了没几杯,头都有些晕了。」

  没办法,看来不装醉是躲不掉了,总不能真的冒险去喝那瓶酒,显然那瓶酒里面明显是有问题的。

  「这样啊,那也行,我们都不喝了吧,反正也喝了不少了,这个红酒有后劲,说不定一会儿真的会不舒服,呵呵。」

  被我拒绝之后,王志博很痛快的没有强求,不过据我估计,他当然不是真的担心我喝多了会不舒服,而是他以为我已经喝下一杯下过药的酒了,况且再继续喝下去,他自己也必须得喝这瓶酒了,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

  酒停下了,不过饭还没吃完,所以我们三个人依然有说有笑的在餐桌前边吃边聊,而王志博似乎是在时刻观察着我的情况,甚至都急的有点坐不住了,看他那样子,在酒里给我下药的事基本上是能够确定的了。

  「琪琪,我的头好像越来越晕了,不行我得先去床上躺一下。」

  「怎么了老公,是喝多了吗?」

  单纯的琪琪还不知道王志博在酒里下药的事,当然也不知道我此刻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应该是吧,琪琪你先扶我过去吧。」

  「没事吧小刘,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王哥,你先继续吃着,让琪琪扶我过去躺下休息会,待会儿让琪琪先陪你吃着,我休息会应该就没事了。」

  说话间我和琪琪已经起身,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同时,在走过王志博身边时,我眼睛的余光扫过王志博的表情,那是一脸的激动与兴奋。

  「王哥在酒里给我下了药,被我偷偷倒掉了。」

  刚走到床前,我便故意拉着琪琪歪倒在床上,伏在琪琪耳边小声说道。
  听到我的话之后过了有两秒钟,琪琪似乎才明白过来我话中的意思,瞪大了双眼震惊的看着我。

  「那老公你这是?」

  紧张的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门,确定王志博仍然坐在餐厅里,琪琪低声问出心中的疑惑,显然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是故意将计就计,他给我下药肯定是冲着你来的,所以,老婆,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和别人发生关系?」

  「这……老公,我……」

  「没事儿,如果老婆你不愿意也没事,我不会强迫你的,琪琪,我也是因为看到你今晚似乎并不是那么反感他了,又赶上他给我下药,所以才会有这个想法。」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我静静地等待着,没有急着让琪琪赶紧做出回答,虽然我的心中其实已经急的不行,此刻的情况也没有太多让琪琪考虑的时间。

  「老公,你之前不是疑惑我为什么表现的开心,不反感他了吗?」

  「嗯,是呀,为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我知道了老公你有那种绿帽心理,确定了是真的以后,心里就忍不住的有些开心,总有一种……有一种可以随便找男人了的冲动,老公,我是不是真的是个坏女人,我真的很放荡是不是?」

  说着说着,琪琪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不过说真的,我还真没想到琪琪的心里会有这种想法,她一直都那么爱我,可是在得知我喜欢她和其他男人上床之后,她居然会感到开心?她这样真的是真心爱我吗?

  然而,这股担忧在我的脑海里也仅存了几秒钟,随即我便想通了,因为就连我自己如此深爱着琪琪,心里却有着让她被其他男人操的变态爱好,那么琪琪同样也会有自己的兴奋点,这并不妨碍她也同样爱着我呀,更何况琪琪发现自己这个兴奋点的导线也正是因为我的绿帽心理,是我引导出了琪琪之前从未有过的兴奋点。

  「没有没有,琪琪,你是一个好女人,你自己知道的,我也知道,但是性爱这种事,不应该是理性思考的事,而应该随着自己的内心,怎样愉快,怎样享受,就应该怎样去做,没有好坏之分,不过你这样确实很放荡,但我喜欢这样的你呀,不管放不放荡,这才是最真实的你,我最喜欢的你,也是最轻松的你,对不对?」
  「嗯,我明白了老公,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嗯,你说。」

  实际上我和琪琪来到卧室里有一小段时间了,我还真担心王志博会突然跑进来,不过现在是解开琪琪心里最后防线的关键时刻,只能是冒险再耽搁一会儿了。
  「老公你真的,是真的不介意我和其他男人,即使是我们的邻居王哥,你也是真的不介意我和他发生关系是吗?」

  「难道说你们之前还没有发生过吗?呵呵,你觉得我有丝毫介意吗?不对,根本就不应该用介意这个词,应该说我是很喜欢才对!」

  「嗯,老公,那我明白该怎么做了,么啊!」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琪琪快速的在我嘴上亲了一口,然后不知为何羞红了脸不敢看我的眼睛,转过身快步走出卧室,向着餐厅走去,独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边,思索着她到底是要怎么做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