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魂侠影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3回穆水馨香】




  
  休息了半响,楚婉冰精神似乎好了些,龙辉本想劝她回去休息的,但她坚持
要见秦素雅,龙辉无奈之下只好带她前去。
  不将秦素雅拉拢过来,小凤凰似乎不甘心,于是又叫上魏雪芯,准备姐妹联
手将龙辉彻底孤立,龙辉虽有万般意见,但却只能忍气吞声。
  秦素雅都有夜间读书的习惯,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书房,龙辉领着两姐妹走
到书房前,却发现林碧柔正守在门外。
  林碧柔看到这个架势,心里已然明白了几分:「大夫人看来是铁了心要孤立
龙主啦。」
  她目含笑意的朝龙辉看去,似乎在说:「龙主,我也帮不了你啦。」
  龙辉暗叫苦闷,这骚狐狸似乎更听楚婉冰的话,自己这个龙主做得也真是窝
囊。
  楚婉冰看到林碧柔那个眼神,芳心窃喜,笑盈盈地朝她回了个媚眼,气得龙
辉差点没吐血。
  站在书房门前,龙辉不住一阵蹉跎,正在犹豫该不该把门推开,却被楚婉冰
用玉指狠狠地戳了戳后背,还以凶巴巴的目光等着他,似乎在警告道:「赶紧开
门,若不然有你好看的!」
  魏雪芯也笑嘻嘻地配合楚婉冰向他示威,而林碧柔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推门进去,看到秦素雅正伏在桌案上写着一些什么,她看到龙辉进来,含笑
道:「夫君,你回来了么?」
  当她看到楚婉冰的时候,不由愣了愣,脸上多了几分诧异。
  龙辉介绍道:「素雅,这为便是冰儿,而雪芯你也认识,我便不多费唇舌了
。」
  秦素雅打量了楚婉冰几眼,只觉得她当真是美若天仙,艳若桃李。
  楚婉冰微笑道:「素雅姐,你好,我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秦素雅报以微笑道:「五年前的诗词会上,我对婉冰也是十分钦佩。」
  龙辉道:「素雅,当日昊天教对你下手之际,也是冰儿在外边帮你护持的。

  秦素雅恍然大悟,点头道:「当日那个黑脸小厮原来是冰儿你啊!」
  楚婉冰先前有恩于自己,令秦素雅大生好感,对楚婉冰也亲近了不少,再加
上楚婉冰身负玄阴媚体,天生就有一种魅惑的妖异,普通人根本就抗拒不了,三
言两语就把秦素雅哄得心花怒放,对她是言听计从。
  楚婉冰跟秦素雅聊得正欢,魏雪芯也时不时地插上几句,外边的林碧柔也进
来凑热闹,这四名女子风格各异,姿态万千,顿时满室皆春,莺声燕语。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能得到她们之芳心,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龙辉看得心动不已,痴痴地念叨,「就是让我落下一个惧内的名头那又如何
!」
  看到四女聊得开心,他也不插嘴,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
景。
  倏然,眉头一皱,龙辉看到书桌上放着一张写满太荒古篆的纸,这是他当初
写下来给秦素雅翻译的那些古篆,于是便说道:「素雅,你读出这些古篆了吗?

  秦素雅回头笑道:「是啊,刚刚读出来,我还将它们翻写出来了!」
  龙辉眼睛一亮,说道:「素雅,能给我看一下么?」
  秦素雅嗯了一声,走到书架前拿出一轴卷宗,放在桌子上打开说道:「夫君
,这你写给我那些古篆,我全部都译出来了。」
  龙辉暗忖道:「当初无痕找出了的那部分古篆,就连洛姐姐也只是翻写出了
一半,想不到素雅居然能够全部翻写出来,真是不简单。」
  龙辉也不知道洛清妍究竟翻译出了那些,所以就将玉无痕用数术排列出来的
古篆尽数列出。
  众女凑了过来,围着观看,剔除掉洛清妍翻写出来的古篆,龙辉轻声读道:
「吾采寰宇玄金,集五太混沌之元,铸四大仙剑,名曰诛仙、戮仙、陷仙、绝仙
。四剑各有大能,诛仙主攻,戮仙破咒、陷仙困敌,绝仙控阴,四剑合一,辅以
阵图,天下无敌。」
  楚婉冰蹙眉道:「当初端木琼璇也曾跟我提起过这四口宝剑,既然这个绝仙
剑有针对阴魂之神效,煞域要抢夺此剑也无可厚非。」
  龙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说法,煞域抢夺绝仙剑恐怕与丰郡之事脱不了
干系。
  「下面的是关于云氏姐妹的事情。」
  龙辉扫了一眼卷宗道,闻及此言,楚氏姐妹同时打了个机灵,两双美目直勾
勾地望着龙辉。
  龙辉继续说道:「曦持绝仙以自刎,魂魄散离,三魂入酆都,七魄不知向,
有魂无魄难入轮回,吾欲以长命灯术替其补魄,然命灯之术尚未全功,璇身染罹
患,为治璇之恶疾,吾唯有放下补魂灯术。可悲璇心已死,撒手西归,姐妹含笑
,携手过桥,然曦非曦,璇亦非璇,曦合于璇,璇中有曦。」
  关于云氏姐妹的事情,楚婉冰是极为关心,如今听了这段话却叫她一头雾水
,喃喃地道:「什么曦非曦,璇亦非璇,曦合于璇,璇中有曦,莫名其妙!」
  龙辉耸耸肩道:「对于这种负心人,冰儿你何必挂怀,自取烦恼呢!」
  楚婉冰目光复杂地望着龙辉,抿嘴不语,不知如何开口,心里却是暗骂道:
「负心人?你这小贼还懂得说这几个字,也不想想你前世是怎么对我!」
  魏雪芯也是面色怪异,低头玩弄衣角。
  楚婉冰咯咯一笑,娇声腻音地道:「相公,妾身走了一整天了,脚都酸了,
人家想洗脚。」
  龙辉说道:「好,我就去吩咐下人烧水。」
  楚婉冰嗯了一声,挽住龙辉胳膊道:「不嘛,冰儿就要相公替人家烧水,别
人烧得水人家才不稀罕。」
  龙辉被她喊得骨头都酥了大半,飘飘然地就答应下来了。
  楚婉冰媚眼一转,又说道:「好相公,雪芯,碧柔和素雅都在看着呢,你可
不能厚此薄彼。」
  龙辉只觉得她吐气如兰,媚态十足,迷迷糊糊地道:「好,我便去大家烧水
!」
  看着龙辉出去的背影,楚婉冰眼睛媚得都快滴出水来,嘴角上挂着一丝解气
而又得意的微笑,林碧柔知道这冰儿笑得越是妩媚,后果则是越不可预料,什么
整人的法子都会想得出来,她也不免替龙辉担心起来。
  过了一会,龙辉端着一个大木桶跑了进来,说道:「冰儿,我烧好水了。」
  楚婉冰笑盈盈地道:「夫君辛苦了。」
  龙辉将水桶放在地上,又拿来四个木盆,分别盛满热水,说道:「好了,你
们快洗吧。」
  楚婉冰朝龙辉够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等龙辉凑过来后,她轻启檀口,吐
着温香的气息道:「夫君,可以帮我们洗一下脚吗?」
  此话一出可谓是惊世骇俗,惊得其他三女是目瞪口呆,男子替女子洗脚可谓
是逾越之际,礼法所不能容。
  林碧柔对龙辉是持着敬畏之心,而秦素雅更是熟读妇德,心知夫为妻纲,世
上难有丈夫替自己妻子洗脚的道理。
  魏雪芯却是羞赧不已,女子玉足可谓是贞洁的第二象征,虽说她与龙辉已经
定下婚约,但如此裸露赤足实在是难以承受。
  龙辉反应更是激烈,跳了起来坚决反对道:「岂有此理,这像什么话,免谈
!」
  秦素雅也低声说道:「冰儿,夫为妻纲,岂能让相公替我们洗脚,这事与礼
法不合。」
  楚婉冰哼道:「什么夫为妻纲,我们姐妹这么尽心尽力地伺候他,天天忙外
忙里的,走得脚都快断了,替我们洗一下脚很委屈吗!」
  「当初我和雪芯在魔界的时候差些丧命,而碧柔却为你这小贼四处奔波,探
查昊天教的线索,而素雅为你这混蛋苦等五年,难道这些都不够吗!」
  楚婉冰越说越激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人家为你连命都差点没了,你还
顾着你那臭架子,还口口声声地说什么礼法,在你心中这什么夫纲就这么重要吗
!」
  龙辉脸皮是一阵发烫,叹道:「冰儿你说得对,跟你们比起来,什么夫纲,
什么面子根本就不重要,是我错了。」
  说罢便低下头,要替楚婉冰脱鞋除袜,楚婉冰却说道:「且慢,碧柔这五年
来替相公奔波劳碌,脚都快磨脱皮了,你是不是先要替她洗一洗?」
  龙辉点头道:「冰儿,说的没错。」
  看着龙辉替自己除下鞋袜,林碧柔芳心一阵温热,眼眶湿润,伸出细嫩小脚
放在水盆中,让龙辉温柔地替自己擦洗,心里喃喃自语道:「能得龙主这般厚爱
,我此生无憾。」
  龙辉看她那两足宛如暖玉打造一般,细致晶莹,美不胜收,放在手里几乎不
舍得松开,于是将两只玉足洗了又洗。
  「碧柔,不如把无痕也叫过来吧。」
  龙辉说道,「我可不能厚此薄彼。」
  林碧柔笑道:「师妹脸皮嫩,若一日成亲,也绝不敢在龙主面前袒露双足。

  说到成亲二字,魏雪芯顿时醒悟过来,暗骂自己不要脸,还没嫁过去就想着
让情郎爱怜自己的双足,于是红着脸蛋跑了出去。
  楚婉冰噗嗤笑道:「这丫头还真是害羞。以后等雪芯嫁过来后,夫君你可要
好好替雪芯洗哦!」
  龙辉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当然,下面到谁了?」
  楚婉冰笑道:「当然是素雅了,人家可是为你牵肠挂肚了整整五个春秋哩。

  秦素雅起初还是有些不自在,但随着龙辉温柔轻怜的抚摸和擦洗,她也渐渐
开始享受起来,一抹舒服的潮红缓缓地在耳根泛起,不由迷上眼睛,鼻息略带粗
重。
  洗完秦素雅这对金玉小脚后,龙辉朝楚婉冰笑道:「冰儿,该你了。」
  楚婉冰眼眸盈盈如水,温柔地望了他一眼,掀起裙子,卷起裤管,将雪白的
小腿裸露了出来,罗袜轻除,雪白的足背雪润莹腻,十根玉趾宛如琼玉打造,淡
红的趾甲又似云母片。
  眼见如此美足,秦素雅心中更多的是羡慕和爱怜,就连她也有种忍不住的冲
动,恨不得也替这冰儿洗脚。
  秦素雅喃喃自语道:「夏炎蝉鸣夜,君郎怜妾心,碧水润金莲,暖玉造冰足
。」
  楚婉冰不好意思地道:「素雅,人家哪有你说得这么好?」
  林碧柔掩唇笑道:「冰儿,你就别谦虚了,你没看到龙主那模样吗?」
  楚婉冰低头看去,只见龙辉正捧着她那双足发呆,眼中闪着灼热的火光,似
乎恨不得就把那双小脚吞到肚子里。
  楚婉冰轻轻踢了他一脚,嗔道:「发什么呆,赶紧动手!」
  龙辉嗯了一声,温柔地搓揉起了楚婉冰的小脚,随着丈夫手掌的搓揉,一股
燥热从楚婉冰的小脚中直上心头,她是越洗就越觉得口干舌燥,躯体滚烫发热,
媚骨不由一酥,腿间一阵潮热,差点就控制不住要呻吟出来。
  龙辉握着楚婉冰温润的脚踝,上下抚弄起来,柔声问道:「冰儿,我的力道
还行吗?」
  楚婉冰美得浑身酥软,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轻声哼道:「嗯……力道刚好
……」
  龙辉的大手摩挲着她雪润的玉足,奇异的舒适感让她全身发软,腿心的潮热
越发浓重,她已经感觉到亵裤裆部亦是一片温湿。
  龙辉忍不住把脸靠近了点,鼻子用力闻了闻。
  楚婉冰红着脸嗔道:「你属狗的吗,闻什么闻?」
  龙辉嘻嘻笑道:「冰儿的小脚真香,为夫不但要闻,还要好好亲一下!」
  说罢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楚婉冰的大脚趾,楚婉冰只觉得一股湿润温暖的气
息从脚趾涌起,倍感舒服,奇异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龙辉舔了第一下后,像上瘾一样,紧握着楚婉冰的玉足就是一阵狂啃热吻。
  舌头在脚趾缝间滑动,都沾满了他的唾液。
  添完脚趾后,龙辉又向楚婉冰的脚背和脚踝进攻,直至楚婉冰玉足上的清水
全部被龙辉的口水代替。
  「死小贼,舔人家的脚丫,真是脏死了!」
  楚婉冰红着小脸嗔道,「以后不准你亲我,恶心死了!」
  龙辉笑道:「冰儿,更脏的东西你都吃过呢,这点算什么?」
  更脏的东西当然指的就是这混蛋的白浆,楚婉冰耳根嗖的一下就红了,抬起
玉足就一脚踢了过去,谁知却被龙辉抓住脚踝,硬生生地将她拽到在地,随即便
被这小贼欺压在了身上。
  秦素雅不由吓了一跳,她早就看出这色夫君已是不怀好意,但却没想到居然
这么粗鲁地对待冰儿。
  楚婉冰被他压在身下,丰腴的身子不安地扭动着,心里又羞又恼,她可不愿
意第一次与秦素雅见面就落得如此难堪的场面。
  龙辉胸口被两团丰腴的美肉挤压,下体霎时坚硬如铁,巨龙犹如铁棍般顶在
楚婉冰的玉胯上,惹得小丫头嘤咛了一声,张着小嘴不住喘气,还喷着温湿的气
息。
  望着那张丰润的红菱小嘴,龙辉笑道:「冰儿,你真的不愿意给我亲么?」
  楚婉冰强忍着体内的情火,嘴硬地道:「不给,就是不给!」
  龙辉呵呵一笑,居然站了朝秦素雅走去,一把将这才女抱住,羞得她不住挣
扎。
  「夫君……不要啊!」
  秦素雅急得眼泪都快掉了出来,上回跟林碧柔共同迎合龙辉已经到了她的底
线,如今她是抵死不从,「不要,你就别再勉强妾身了!」
  龙辉叹了一声,朝林碧柔看去,只见这狐狸精竟然也摇了摇头,低声道:「
龙主,师妹已经回来啦!」
  楚婉冰本来是想吊吊他的胃口,只要龙辉在哄几句,她立马就投怀送抱,谁
知这小子竟然把自己丢到了一边,心中一阵幽怨和气恼,哼道:「素雅,咱们姐
妹今晚就联床说些私话,别管这臭小贼了!」
  龙辉不由一愣,由于玉无痕的归来,林碧柔不敢再跟自己亲热,如今又看着
这两个美娇娘从眼前溜走,他那肯甘心,于是说道:「冰儿,不如让为夫陪你们
睡吧。」
  楚婉冰咯咯一笑,点了点头,龙辉大喜之下就跟着她们两往闺房走去。
  走到闺阁门前,龙辉已经闻到房内的那股女儿幽香,正想踏进去,却被楚婉
冰挡在跟前。
  楚婉冰笑道:「夫君,多谢你护送我跟素雅回屋。」
  龙辉吞了吞口水道:「冰儿,夜风寒冷,让我进去避一避吧。」
  楚婉冰媚眼如丝,秋波似水,在龙辉嘴唇上亲吻了一下,而且这小丫头还故
意伸出丁香小舌在他嘴唇上舔了一下,龙辉只觉得口唇香甜甘美,正想叼住那根
嫩滑小舌,却发现楚婉冰已经轻盈地朝后跳了一步。
  「夫君,对不住了!」
  小丫头咯咯一笑,云袖一挥,一股柔劲立即将门关了起来,让龙辉吃了一个
闭门羹。
  「好夫君,今晚冰儿就先跟素雅说些话儿。」
  屋内响起楚婉冰的娇笑声,「下回人家再好好补偿你吧!」
  龙辉无奈地转身离去,暗叹道:「长夜漫漫,孤枕难眠啊!」
  他垂头丧气地在院子内漫步,走到西厢小院的时候,倏然灵机一动。
  「我怎么忘了还有穆姐姐呢!」
  龙辉喜出望外,于是悄悄地摸了进去,推开穆馨儿的房门,龙辉心中一片火
热,除了上回解蛊后他就没再品尝着穆姐姐的胭脂味。
  踏入里屋,似乎还能隐隐闻到俏美人那淡淡的幽香。
  他想给穆馨儿一个惊喜,龙辉蹑手蹑脚地走到软榻前,伸手去寻找美人踪迹
,谁料竟是空无一人。
  被铺上似乎飘来一股淡淡的幽香,龙辉伸手在上边摸了摸,被单上似乎有些
温湿汗迹,显然是刚离开不久。
  龙辉心念一动:「夏夜炎炎,穆姐姐一定是出汗觉得不舒服,所以去沐浴了
。」
  想到这儿,脑海里瞬间浮现起一副美人出浴图,龙辉立即朝浴室走去,脚步
略带轻浮焦躁,距离浴室还有十多步,龙辉便隐隐看到从里边飘出的水蒸气,湿
湿的水汽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熟美的肉香。
  龙辉不由吞了吞口水,曾几何时他便对这大姐姐一般的女子充满好奇和向往
,还曾经有过翻墙偷窥美人沐浴的念头,如今这埋在心中多年的愿望即将实现。
  用手按在门上,发出一道柔劲打开了门闩,透过门缝朝内看去,置着一只大
木桶,桶中水汽蒸腾,一具白皙的丰腴女体正沉浸其中。
  温雅成熟的秀美脸庞,高高盘起的乌亮发髻。
  玉颈秀项,皓肌似露,肤如凝脂。
  穆馨儿两条雪藕般的圆润玉臂正搁在在桶缘,胸前那高高耸起的挺翘酥乳,
只露出一半在水面上,却已是无比的诱人,水下隐约两点细嫩红梅,再配上浴桶
中氤氲的水汽,看起来宛如巫山神女一般。
  看傻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在舒服的热水中,穆馨儿似乎已经睡着,粉劲靠着桶缘向后仰起,巧致得下
巴微微抬起,丰满的硕大胸脯起伏有致,伴随着一阵轻细微鼾。
  龙辉悄悄走了进去,反手关上木门,就站在木桶跟前,居高临下,将桶内春
光一览无遗。
  水中美人更加诱人,胸口堆着两团雪白丰腴的肉团,柔软肥美,在热水的浸
泡下显得更为饱胀,楚腰柔美盈盈,然而下盘却是肥美圆润,两瓣圆弧般的臀肉
正安逸地坐在桶底,在受到挤压之下朝着两侧溢出了不少美肉,显得更为丰腴,
那两条粉光雪腻得丰腴玉腿交叠在桶中,腿心夹着一团白皙饱腻得浑圆隆起,乌
黑的细毛浸在水中,映撑着那一抹肥美的粉花肉瓣。
  随着时间的过去,水温渐渐凉了,穆馨儿蹙了蹙秀眉,缓缓醒来,谁知睁开
眼睛吓了一大跳,红着俏脸训斥道:「龙辉,你做什么!」
  说话间已经伸手捂住胸口,但她双臂纤细,而双乳却过于丰硕,想掩住胸前
风光,简直是欲盖弥彰。
  龙辉吞了吞口水,左顾右盼地道:「咦?我怎么在这儿,一定又是夜游症发
作了!」
  穆馨儿呸道:「死小子,少装蒜,你信不信我挖掉你的眼珠子!」
  说罢伸出两根玉指做出要挖眼的动作,谁知却露出胸前的春色,看得龙辉两
眼发直,下身却不听话地勃挺起来,胯下撑得又涨又痛,隐约浮露出怒龙得形状

  穆馨儿是又好笑又好气,这小子大半夜的也不安分,居然还敢抛下娇妻跑来
偷吃。
  龙辉满脸兴奋的红光,鼻中喷着热气,猛地抓住浴桶的边缘,一下子跳进浴
桶,猛地将穆馨儿抱住,对着那张红菱般的小嘴便是一阵热吻。
  先是被楚婉冰这妖媚妮子勾得欲火焚身,又见到俏师娘的美人沐浴图,龙辉
那还能安耐得住,将淤积了许久的欲火尽是宣泄出来,将穆馨儿吻得是娇喘吁吁
,媚眼如丝,就连小嘴都被吸得通红,丁香小舌也是一阵肿胀。
  好不容易才挣脱龙辉的长吻,穆馨儿在他胸口退了一下嗔道:「猴急鬼,人
家又不是不给你,干嘛这么粗鲁。」
  一轮激吻后,龙辉情绪算是宣泄了不少,笑呵呵地挽住穆馨儿的纤腰,说道
:「小弟多年来的心愿一朝得尝,心情颇为激动。」
  穆馨儿俏脸一红,拧了他胳膊一下嗔道:「臭小子,你是存心的,当年你就
想偷看我洗澡了,是不是!」
  龙辉顺着细致的腰背曲线向下抹去,手掌在两片臀肉上一阵轻揉捏抓,更将
怒龙抵在穆馨儿的胯间,隔着裤子摩挲着美妇的宝蛤花唇,惹得穆馨儿娇啼不已

  握住一只丰腴的玉乳,龙辉在上边吃了两口,说道:「然也,穆姐姐真是小
弟的知己。」
  穆馨儿娇吟地道:「有你这样的知己,真是我上辈子造的孽!」
  龙辉解开腰带,将怒龙释放出来,火热的龟首在水波的湿润下显得更加晶莹
,宛如一颗巨硕的紫红宝石一般。
  再见如此神物,穆馨儿熟美的身子生出反应,腿股之间燥热湿滑,也分不清
是水还是自己分泌的花汁。
  龙辉腰肢一挺,巨龙有如神助般直接深入温软紧凑的小穴,穆馨儿只觉得下
体一阵饱胀充实,娇腻的小穴被巨龙直捅而入,腔道的皱褶被火热的巨棍碾平,
花心更被他欺负的哭泣起来,汁液横飞,融入水中。
  下身哭泣不已,穆馨儿脸上却是喜极而泣,眼角泛着满足的幸福情泪,玉腿
不自主地缠住龙辉的腰肢,丰臀在水底不住地晃动迎合,也不知道是臀肉的晃动
的肉浪,还是水波荡漾的浪潮,总之水桶内是水花四溅。
  穆馨儿被龙辉冲撞得娇喘不已,胸前更是乳浪连连,两颗乳酶随之抖动,肉
感十足。
  「狠心的小鬼……你杵死姐姐了……轻点……啊!别咬,别咬姐姐那儿……

  穆馨儿先是被龙辉撞得花心酸软,又被他一口叼住乳头,只觉得乳珠似乎正
在他口中慢慢融化,美得她心窝软软。
  还带侵略性得阳刚冲撞,令穆馨儿意乱情迷。
  他铁一般得结识臂膀、粗暴又温柔的啃吻,还有一直弄疼乳房得揉捏方式…
…已经让她彻底沦陷,雪藕般的臂膀紧紧箍住龙辉的脖子,任由男儿放肆的索取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力气求饶,如今却只能张着嘴努力呼吸,或许也只有如此
才能将稍微缓和情绪。
  谁料龙辉越战越勇,杀得她连心都快从喉咙跳出来,开始无意识地随着男人
的抽插而轻摇腰肢。
  两人的动作竟然惊人地合拍,让两人都享受到最大的快感。
  「呜呜!」
  穆馨儿紧紧地抱住龙辉,身子一阵又一阵地抽搐,小穴不住地颤抖,花心敞
开,「啊……啊……要来了,啊……用力……啊……」
  穆馨儿头脑开始眩晕,变得一片空白,只觉得下体无边的快感由穴肉传入心
房,口中胡乱地呻吟着。
  高潮过后,穆馨儿将头抵在龙辉颈窝上,红唇不住地开阖,温湿的兰息喷在
龙辉脸上,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好累,我是不是刚死过一回?」
  龙辉轻怜地爱抚着穆馨儿的粉背,说道:「好姐姐,你是美的升天了。」
  穆馨儿噗嗤一笑,拍拍他道:「快回房去吧,若是素雅醒来没看到你的话,
又会担心了。」
  龙辉道:「好姐姐,你不会这么无情吧?」
  秦素雅咦了一声道:「人家怎么无情了?」
  龙辉用还涨得发硬的肉棒在她体内耸动了几下,说道:「小弟还没出来呢。

  穆馨儿只觉得小穴一阵麻木,强忍羞意咬唇道:「磨人精,真是受不了你,
人家下面都被你杵得又酸又麻的,还不快出来。」
  说罢将他推开,看着水下那根硬充充的肉龙,穆馨儿媚眼一转,小舌头在红
唇上轻轻一舔笑道:「你先到外边去,姐姐有奖品给你。」
  龙辉心里明了,于是就跳出木桶外,穆馨儿强撑着疲软的身子,爬了出来,
只见一片丰乳肥臀在眼前晃出肉色白光,成熟的胴体沾着水珠更为迷人。
  穆馨儿伏在龙辉胯间,用玉手握住肉龙撸动了几下,只觉得满手的暖热和坚
挺,笑道:「小不点真是越来越像个男子汉了!」
  说罢张开红唇将肉龙纳入口中,细细地舔吸含弄,她口舌功夫丝毫不含糊,
虽无楚婉冰那般销魂纯熟,但她在为自己含弄的时候眉宇间却透着一股浓浓的书
香味,显得才气十足,不愧是十年前的江南第一才女。
  本是一件十分淫秽的事情,在穆馨儿做来却显得无比端雅,龙辉看到穆馨儿
蹙着眉,凹陷脸颊为自己抽吸的模样,只觉得心灵上的冲击远比肉体来得销魂。
  「好姐姐,我要出来啦!」
  龙辉松开精门,将火热的阳精喷出,穆馨儿口中顿时被一股股火热粘稠的浆
液填满,毫无空隙,还有不少顺着咽喉流入肚子内。
  对于泰王一事,以崔家和裴家分为两派,整个内阁已是吵翻了天,宇文楼,
九名内阁成员在端坐在各自的位置上,而龙椅之上则是当今九五,皇甫武吉。
  「皇上,魔界杀害泰王殿下,罪不容赦。」
  一名白须高瘦的老者发言道,「微臣以为应该立即出兵讨伐魔界!」
  这位高瘦老者便是裴家家主,当朝太师裴国栋。
  皇甫武吉垂目道:「诸位爱卿还有其他看法吗?」
  崔煊毅说道:「皇上微臣有不同看法。」
  皇甫武吉点头道:「说!」
  「泰王殿下之事举国哀痛,但这其中的关系却是耐人寻味。」
  崔煊毅说道,「只怕这是某些人故意推波助澜,想让朝廷跟魔界拼个两败俱
伤。」
  皇甫武吉嗯了一声道:「爱卿此言深得朕心,丧子之哀虽是痛彻心扉,但朕
也觉得这其中意味不简单,若草率发兵征讨魔界,且不说胜算如何,单是这背后
阴谋也叫人不得不防!」
  这几天来,皇甫武吉是首次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裴国栋也是不由一愣,心里
多了几分失望,他本想让朝廷发兵攻打魔界,分散众人的目光,好让齐王趁机夺
取泰王的势力。
  可是皇甫武吉却是冷静得不可思议,叫他的如意算盘顿时落空。
  崔煊毅朝自己的父亲崔远志望了一眼,他们也不希望朝廷发兵攻打魔界,但
皇甫武吉这般表现却叫他们父子吃了一惊。
  皇甫武吉道:「如今丰郡被煞域攻陷,百姓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朕又岂能
为了一己之私仇放下丰郡百姓。」
  崔远志道:「皇上仁义大公,微臣替丰郡百姓感谢皇上大恩。」
  皇甫武吉道:「朕要出兵讨伐煞域,夺回丰郡,此次挂帅者——齐王!」
  崔远志顿时一愣,在这个时候皇帝将调离齐王京师,对于宋王和晋王可是一
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们两王可以趁着齐王不在,将泰王的势力尽数接受,不
让齐王独大。
  崔煊毅心忖道:「宋晋二王乃一母同胞,没有泰王后他们反而能更加团结和
默契,所发挥的实力绝对在昔日三王联手之上,如此一来齐王便会处于下风,而
皇上却又让齐王重新掌军,如此一来又将局势拉回平衡,皇上这一手玩得真是高
明。但皇上如此急着平衡三王,就证明他要全力对付外围的势力,没有过多的心
思对付我们崔家了。」
  想到这儿,崔煊毅算是暂时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一名太监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双手递上一份信封,皇甫武吉打开仔
细一看,脸色忽然大变,说道:「这是三教教主联名写给朕的书信,众爱卿也看
一看吧!」
  众人轮流将信件读了一遍,人人都是脸色大变。
  皇甫武吉道:「诚如三教教主所说,若真给煞域夺取丰郡,大恒危矣!」
  九名内阁就是神情凝重,皇甫武吉大声道:「朕要全力打下丰郡,诸位爱卿
可有异议?」
  众人皆表示同意,皇甫武吉见内阁如此统一意见,于是便说道:「拟旨,封
齐王为诛煞大元帅率领三万御林军由玉京发兵,龙辉左殿大将军统率左翼,白宇
为右殿大将军统领右翼,河东军,铁壁关皆同时协同作战,代、筱、甑、崎、凌
等五大郡县为后方补给。」
  河东乃裴家的根基所在,齐王出战崔家绝不会坐视不理,八万河东军定然全
力配合,而铁壁关乃是龙辉发迹之地,经过铁烈大战后也还有十二万左右的兵力
,如今铁烈已经消亡,草原上已无强力敌手,足可以分出一半兵力,再加上代、
筱、甑、崎、凌等五大郡县的军力,这次讨伐煞域的兵力一共有十五万。
  皇甫武吉说道:「此次出兵,儒道佛三教也会派出高手助战,朕要在煞域找
到酆都入口之前夺回丰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些鬼魅得逞!」

五月情色网 婷婷五月情色电影 色小姐 com日本 网站 ww.色小姐.com